【我不是盐神】第 15 节错位记忆

错位回想

我一觉醒来,儿子不见了,老公也变成了别人。

1

我是个新手妈妈。

很没耐性的那种,恨不得天天把儿子丢给婆婆照顾。

可他这两天发高烧,我天然心爱啊,守着他一贯没合眼。

昨晚,他捏着我的大拇指睡着了。

那副不幸容貌,看得我心都化了。

我用脑门贴贴他的脑门,感觉他烧退了,总算安心入睡。

醒来后,我的眼睛却遽然睁不开了。

眼皮上紧紧缠着什么,疼得要命。

「老婆,别用手碰眼睛,会感染的。」

身边,一个沙哑的男声说,并不是我老公的动静……

2

「你是谁?在我家干嘛?」我抓着被子向后缩。

可那男人只说:「老婆,你该吃药了,我去拿。」就走开了。

我忍痛扒开眼皮上的东西,是医用纱布。

眼前,竟然是间陌生的卧室,又大又空。

窗外下着雨,视界内没有其他住宅,都是树林。

当我收回目光时,遽然在窗玻璃里看到了自己——

我变得憔悴瘦弱,还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从我的左眼皮横着划到右眼皮。

窗户旁的白墙上,有几个用血写下的字:

「快逃,那个自称你丈夫的男人会杀了你!」

我认出那是我自己的笔迹……

可我不记住我写过……

也不记住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变成这样。

只是,回想着刚刚那男人喊我老婆的口气,

我的后背一寸一寸变得冰凉,就好像爬上了一条蛇。

3

那男人拿着药回来了。

他紧张地说:「老婆,你怎样把纱布给拆了?」

「冯远?」

我认出了他。

两年前,我妈逼我和他相过亲,记住他是市医院的医生。

我们只见过那一次,后来,听我妈说,他和之后交的女友起了抵触。

女孩挨了他的打,把他的肚子捅成了马蜂窝。

所以,我眼前是个死人吗?

我整个人僵住了,直勾勾地盯着他,感觉他身上在冒寒气。

他把药和水放到床头柜,让我吃药,又问我饿不饿,要不要给我做晚饭。

那副体贴的姿势,就好像他当真是我老公一般。

我看到床头柜上有部手机,就说:「都行的,不过,你能让我自己待会儿吗?」

他说好,就出去了。

这全部终究是怎样回事?

会不会是我妈听错了,这人没死,而现在他绑架了我?

记住相亲时,他好像挺喜欢我,挺殷勤的。

我边想着边拿起手机。

时间是 3 月 27 号下午六点多,那么,昨晚我的确睡在儿子身边。

我马上给老公打电话,可试了几回都是空号……

终究,我只好反锁了卧室的门,查了定位地址后,报了警。

4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差人来了。

我听到差人和冯远在外面扳话,然后,他们一起来到卧室门口,让我开门。

「王欣女士是吧?是你报的警对么?」差人问。

我点点头。

「你在电话里说,他不是你老公,把你绑架来了,对么?」

「对!我睡醒就到了这,不知道产生了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你们的确是夫妻,这是冯先生给我们看的成婚证,我们也在体系里查验过了,是真的。」

差人把成婚证递给我,那上面的确有我和冯远的红底合照,上面的我笑得很生硬,像个假人。

眼前的全部让我很不安闲,就好像他们都是假人。

「谎报警情可是违法的。」差人说。

「差人同志,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老婆有妄想症,她最近病况不稳定所以……」

「他真的不是我老公!」我喊起来,「还有,你们来看看墙上这些字。」

差人走进屋里,看到了白墙上的血字,皱了皱眉头。

「冯先生,你们夫妻之间没起争论吧,这些字,还有你老婆眼睛上的伤是怎样回事?」

「差人同志,她就是病发了才写了这些,眼睛上那个伤也是她自己割的,原本家里有阿姨照顾,被她赶开。我上班不放心,就在家里安了监控,效果拍到了……这……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冯远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监控视频。

5

视频画质很差,灰蒙蒙的,让里头那个女人看着像个鬼魂。

她手里拿着一碗……血?用它在大厅地上画着古怪的图像。

像是符咒,又像是杂乱的公式。

悉数画好后,图像构成一个圆环,然后她坐到中心,用刀片生生地从左眼皮割到右眼皮。

鲜血从眼皮上淌下来,好像面纱相同。

差人看着视频,半途瞥了我一眼,用那种看神经病的目光。

是的,视频里的女人就是我,至少长得和我千篇一律。

「那是什么血?」差人问,他嘴都合不上了。

「是猫血,她弄伤了我家的猫,那些血我都拖掉了,墙上这些我还不知道该怎样洗。」冯远反胃般吞咽了一下,继续说,「我回来看到,都吓傻了,好在伤口不深,我自己又是外科医生,就给她上药包扎了,她醒来后就有点不正常,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分报了警。」

「不是我,我没干这些事。」我说。

可差人无视我,继续对冯远说:

「这种情况,你该送她去专门的医院,否则会出事的。」

「你们是不是真当我有病啊,我没病!」

我急得跺脚,可差人仍是没理我,他们让冯远拿出我的病历,供认之后,就脱离了。

冯远送他们下楼,送到一楼院门外,回来后对我说:「老婆,你干嘛把差人找来,他们要是发现薛阿姨的话,你要坐牢的,你那是杀人未遂,你知道吗?」

我根柢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呆呆地看着他。

他说:「你是真忘了么?你用来画那些鬼东西的血可不是猫血,是人血。」

6

一楼的斗室间里,木椅上还挂着捆人用的绳索,底下是一摊血。

床上,躺着一个中年阿姨,因为失血面如白纸。

冯远说,阿姨姓薛,是他请来照顾我的,而我昨晚绑了她,割了她的手腕,取了她的血。

「我给她止住血了,又喂了消炎药,她应该能挺过来。」冯远上前查看她手腕上的伤口。

我现在完全蒙了!

昨晚我清楚在家照顾儿子,视频里的女人绝不是我。

可假设那不是我,为什么长得和我千篇一律?

我眼睛上的伤又是怎样来的呢?

「薛阿姨要是报警,你就算不坐牢,也会被送进精神病院的,等她缓过来,我和她协商下能不能私了吧。」冯远不停地烦琐着。

我根柢听不进去,脑子乱糟糟的,遽然,我想到了一种或许……

我掀开睡衣,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

疤痕不见了,我剖腹产时留下的疤痕不见了!

莫非……这根柢就不是我的身体……

7

「你干嘛掀衣服?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冯远还在烦琐。

「水,我想喝口水……」薛阿姨这时醒了,说着。

她看见我,愣住了,惊恐地瞪大眼睛,那瞳孔好像是猫的瞳孔。

我发觉,她的脸看起来也像猫脸,五官都挤到了一起。

冯远给她倒了杯水,扶她坐起喝,说:「薛阿姨,我老婆这回的确做得太过了,但她是患者,您了解一下,千万不要报警,我确保,我会尽我所能补偿你,多少钱都行。」

可薛阿姨没理睬冯远,目光仍然停在我身上,上上下下地审察我。

对啊,视频里那古怪的仪式为何要用她的血呢?

她必定知道什么吧?

我想和薛阿姨谈谈,就故意对冯远改了称呼说:「老公,我能和薛阿姨单独待会儿吗?」

「必定不行!谁知道你又会做什么离谱的事。」冯远断然拒绝,指令说,「你先到楼上去,我和薛阿姨谈谈。」

8

走出斗室间,大门就在那,我大可以直接脱离,跑回市里,跑回家。

可是,我现在非常怀疑,家里有没有老公和儿子等着我。

我得找机会和薛阿姨谈谈,弄清楚终究产生了什么?

所以,我先上了楼。过了一会儿,冯远也上来了,他说薛阿姨现已附和暗里宽和,让我不必担心。我合作他,供认自己病了,吃了一贯放在床头柜上的药,但只是含在嘴里。

谁知道那会是什么药?

墙上的血字还在那里提示我——

「快逃!那个自称你丈夫的男人会杀了你!」

冯远换了睡衣躺在身边,我忍受着,等他熟睡后,我才偷偷起来下楼去找薛阿姨。

「王小姐,你怎样来了。」薛阿姨开门时,很惊讶的姿势。

「对不住,把您的手弄成这样,可是,我都不记住了……」

薛阿姨没说什么,只是叹息。

我说:「其实,这或许不是我干的,怎样说呢?我有或许不是那个割了您手腕的王欣,虽然我也叫王欣,但我老公叫林节,不叫冯远,我们有一个一岁大的儿子,我们家住在市里,商品房,而不是这栋别墅……」

「你是什么意思?」薛阿姨打断了我。

「我在想,这儿会不会是我日子的另一种或许,就像平行世界您明白吗?」

薛阿姨直摇头,我更着急了。

「就是,我或许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之所以会过来,是和昨晚的古怪仪式有关,我猜您知道是怎样回事,但不肯奉告我,对吧?」

我越说越快,急迫地想知道底细。

可她却说:「王小姐,我看您的病是越来越重了。」

「您是说妄想症对吗?不会的,我的回想非常明晰,我记住关于我儿子的所有事、所有细节。」

「那些都是你自己编的,你跟我来看看就知道了。」

薛阿姨领着我来到另一个房间,是一个儿童房。

小帐子、积木玩具、软软的地毯……

一个一岁大的孩子该有的,这房间里都有,只是没有孩子。

「成婚前,你爸妈出事端逝世了,是你前男友开车追你们导致的事端,他就叫林节,那事对你打击太大,害你生了疯病。」

薛阿姨说明说,她的动静沙沙的,听起来像卡着嗓子说话,像是猫叫?

在昏暗灯光下,她的脸也越来越像猫脸,我清楚感觉她脸上要冒出毛来。

她用这可疑的动静奉告我的,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我拼命摇头说:「在另一个世界,那个林节是我老公,我爸妈也好端端地活着。」

「你说的这些都在你脑子里。我能看到的是,你安置了这个儿童房,总抱着空气,说你有个孩子,他不见了你就会大哭大闹。」

人的大脑,真可以事无巨细地愿望出两年的日子?我不信。

「那昨晚的仪式又是怎样回事呢?」我问她。

「王小姐,我为了安慰你,奉告你那些招魂仪式,跟你说,做了之后晚些就能再看到你儿子了。」

她是有什么古怪本事吗?我静静地听着。

「我说我是通灵人,懂这些。你试了之后很满足,说你经过招魂仪式不只看见了儿子,还有死去的爸妈,你们过着另一种日子。我以为不会出问题的,但前些天,你遽然问我,怎样能让你活到那个世界里去,我就说,那需求很多通灵人的血,还要割眼皮,非常苦楚,我以为你会惧怕的,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干了。」

「所以,是招魂仪式见效了,原本在这个世界日子的我,把我换过来了对吗?」

我很振作,心想,已然有办法换过来,那就必定有办法换回去,回到儿子身边。

「哎……王小姐,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都是我编的,我那么做,只是想让你安静一点。」

薛阿姨用很诚实很诚实的目光看着我。

但她的话,像盆冰水浇停了我的心脏。

假的吗?那些回想那么实在,却是假的?

我的拇指上,还残留着被儿子软软的小手抓住的触感……

他在我身边睡着了,软弱得让人心爱,我用脑门贴着他的脑门,感受着他的体温……

这些,都是假的?

9

两年前,我和林节因为异地闹分手。

爸妈不附和我跟他去北京,他又因为所谓的愿望,坚决不肯回来。几回争吵后,林节飞回来请我爸妈吃饭,想让我跟着他去北京。我爸说,在北京他怎样或许照顾好我们母子,就他赚的那点钱。林节一听,直接炸了,半途离席。

当时,我真觉得肚子里的孩子来得不是时分.

回去路上,我妈就说,不行就趁早打掉。

我奉告林节这个方案,几天后,林节改动了心意,抉择回来作业。

我们结了婚,组成了夸姣的家庭。

假设,林节没有改动心意,那么作业就有或许演变成现在这样。

我打掉了孩子,和我妈介绍的相亲目标冯远结了婚。

这儿,是个平行世界,是我日子的另一种或许,但这不是我的日子。

我仍旧不肯相信薛阿姨的话,耐性地跟她说明那个夸姣世界存在的或许。

薛阿姨静静地听完,说:「你会这么想入非非也不古怪,你被冯先生折磨得太惨了,我看着都不忍。人啊,就是没什么想什么,你当然会向往那种夸姣的日子。」

10

「您什么意思?」我问,很是不安。

「你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我疑问地走到儿童穿衣镜子前,解开睡衣。

天呐,我的身上,处处是伤痕,瘀青。

我感到窒息,战栗不止。

「这……为什么会这样?」

「都是冯先生干的,几天前,你跟我说他会杀了你,所以你不得不逃,最好逃到那儿去,就是你说的那个夸姣世界吧,可哪有那儿啊?」

我想起了墙上那几个血字,恍然大悟,那是另一个我留下的提示吧?

她换走了我的人生,却又不忍心看我死在这,所以才留言给我?

「王小姐,我劝过你的,你不该跟冯先生提早男友,还有那个打掉的孩子,清楚他一听就要打你。他平常看着文雅,可吃醋的时分,跟疯子相同,干出什么事我都不古怪。」

这时,门外遽然有响声。

吓得我心脏狂跳。

我趴下去,从门缝里看到一双脚!

这栋别墅没别人,是冯远在偷听!

他不是睡着了吗?

是在装睡?

他是什么时分初步偷听的?

假设他当真是薛阿姨说的那样,听到刚刚那些话,会不会真的要杀我啊?

我双腿不由得地颤抖起来。

「老公,你在门口吗?」我问。

没有回应,紧接着,门把手发出动静。

我急速冲过去按下稳妥,锁死了门。

「老婆,你再这样,我以后只好把家里的门都给卸了。」

是他!

「你先别进来,我……」

「快点开门!给老子开门听到没!」他气急败坏,吼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撞门声。

「为什么不开门?我不会打你的,老婆,求求你把门翻开好吗?」

他语调低了下去,恰似乞求。

这阴晴不定的情况,让我更加惧怕,只有疯子才这样。

「我对你欠好吗?为什么成天想着前男友,还有那个死孩子?就不能踏实地跟着我吗?」

他越吼越大声,又是一脚!

门现已松动了!

我惧怕极了,急速翻开窗户翻到院子里。

就在这时,门被他踹开。

我想跑,却发现院子的铁门锁死了。

他手里攥着烟灰缸,冷冰冰地说:「别跑,你不跑,我就不会打你。」

我浑身颤栗,抓着铁门栏杆往上爬,可是雨水打湿了它们,我不停地滑下来。

「冯先生,您别这样,您这样吓到她了。」薛阿姨妄图阻遏他。

冯远扭头看她,面无表情,然后他抡起烟灰缸朝薛阿姨脑袋砸去。

「八婆,叫你多嘴。」

血从薛阿姨黑色的发丝里冒出来……

又一下,血溅到冯远的脸上……

薛阿姨倒了下去,我听到一啜泣,不像是人的叫声,倒像是猫的叫声。

我在尖叫!

无法操控!

雨水浇得我浑身冰凉!

惊骇使我肌肉生硬!

满脸是血的冯远再度望向我,目光空洞得像不知道的人形生物……

11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隔着衣袖去抓铁门的栏杆,总算爬了上去。

眨眼间,冯远现已翻过窗户来到我脚下……

他伸手抓我的脚,我一脚踢到他眼球,然后跳下铁门,拼命地跑。

死后,传来他鬼魅一般的骂声。

雨打在树叶上。

树叶闪着幽暗的光,哗啦哗啦响。

树木从我身边飞快掠过。

……不知跑了多久,我总算来到马路上。

继续跑,又不知跑了多久,看到了一家加油站。

那里灯火通明,就像光辉的港湾相同让我激动。

我来到加油站,稍稍平静下来,然后用手机打了车。

我要去哪呢?

对了,回家,我要回家……

当我来到自己家门口时,已是清晨三点了。

我敲了门,抱着一丁点残存的希望。

有或许,只是个恶作剧。

门后,我儿子和我老公在等着我吧……

儿子会拥抱我,含含糊糊地说:吓唬妈妈,吓唬妈妈。

屋里传来脚步声……

有人来开门了,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门开了,竟然真的是林节!

我快乐得快要哭出来,扑进他怀里。

「老公,吓死我了,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他呆了半晌,推开我说:「王欣,这么晚了,你怎样会来我这?」

为什么一副意外和警觉的姿势?

我仔细看,才发现他不是我老公……

12

眼前这个林节看起来比我老公林节老了十岁。

他发际变高,胡子拉碴。

而且,他的一只袖子垂在那里,晃动着,里头是空的。

那一会儿,我完全失语了。

对啊,我和林节的婚房是他家在我们成婚前买的。

所以,他住在这一点也不古怪,即便他是这个世界的林节。

「靠,你的眼睛……你这是怎样了,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吧。」

林节说着,领我坐到沙发上,给我倒了一杯水。

「这大深夜的,你这副容貌出现有点惊悚啊!怎样回事终究?」

他又问,我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所以他继续说:「我们前次碰头仍是在法庭上,我以为你那么恨我,不会再来见我了。」

我想起薛阿姨说过的事端。

我喝了口水,镇定下来说:「林节,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事,你或许很难相信,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要不要这么严肃啊?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表达着这样的意思,我太了解他了,多数时分,他是个乐天派。

然后,我把之前产生的事和我的猜测都奉告了林节。

他听完后,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僵在脸上。

「你老公家暴?还杀了你家的阿姨?那我们最好让差人处理吧。」

「不行的,那样我必定会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我得回到那个世界,我们的儿子需求我。」

「王欣,你清醒点,我们没有孩子。你所说的另一个世界,我们成婚什么的,那都是你的臆想。」林节说着,看了一眼自己那只空空荡荡的袖子,「事实是,我没抛弃北京的作业,等你把孩子流掉后,我又懊悔了,我回来想解救,效果却害死了你爸妈,也搞砸了我自己的人生。」

「这只是这个世界的实践,不管怎样,我不能接受这个实践。」

「那你想怎样?」

「我想回冯远那,拿到他手机里的那个视频,还有薛阿姨的血。把那个仪式重做一遍的话,我或许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了……但我一个人办不到,你能帮帮我吗?」

林节苦笑一声,说:「说实话,你这些话我听着也会动心,假设真的可以,我还想换一种人生呢,但这不或许是真的。」

「那算了吧,我自己回去,你千万别报警。」

我启航要走,林节却叫住了我。

「等等,按你的说法,冯远他妈的现在可是个杀人魔,你这么回去太风险了……算了,我仍是陪你去吧。我太了解你了,就算那些仪式都是假的,你也得试往后才会死心,对吧?」

「对……」

我看着他哭了,想起来,我和林节成婚之前在一起七年,互相是多么了解啊……

可在这个世界,我和他却没能走到一起。

「不必这么感动吧,算我欠你的,你爸妈的作业,我做什么也弥补不了。」

他顿了顿,又笑着说:「扎手啊,你一个女的,我一个残废,咱俩不准备一下就去的话,不是找死吗?」

13

雨还在下,我和林节穿过树林,来到别墅时现已是清晨了。

我的衣兜里揣着防狼喷雾,林节拎着一根铁棒。

这就是我们的悉数准备,林节方案让我到门口按铃,等冯远来开门,他再偷袭。

我来到了铁门门口,想起昨晚地画面,双腿又初步颤抖。

「别怕,我在这呢……」林节躲在围墙后,紧紧地握着铁棒说。

我按响了门铃,过了一会儿,冯远出来了。

他看上去很疲倦,但也很镇定,完全不像刚刚杀过人。

看到我,他跑着过来开门,说:「太好了,我处处找不到你,差一点就报警了。对不住,我昨晚有点失控了。」

报警?他现在还敢报警?

我没说话,他毫无戒备地给我开了门。

这时,我急速掏出防狼喷雾,对着他的眼睛猛喷。

他大叫起来,弯着腰,揉擦着眼睛。

林节冲出来,挥动铁棍敲他的脑袋。

冯远抱着头,半蹲下去,林节一脚就把他踹翻在地,然后扑上去把他压在身下,

「快去拿绳子,把他捆起来,快。」

14

我们把冯远捆在了一楼大厅的暖气片上。

一番打架后,我们三个人身上都是泥浆。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完全想不到会如此顺畅,感觉刚刚的冯远和昨晚发疯的冯远是两个人。

冯远极力打开肿胀的双眼,等他看清了林节,破口大骂。

「贱人,亏我处处找你,你他妈找前男友来搞我?你们想怎样,要杀了我吗?

「用不着我们着手杀你,你杀了人,天然有人会枪决你。」林节说。

「我?杀人?你神经病吧?谁奉告你的?」

冯远冷笑着说,好像这是件荒诞的事。

算了,我可没时间和他烦琐,我从他身上摸出了手机,还有,我需求薛阿姨的血!

我跑进薛阿姨的卧室,可是,椅子下那摊血不见了。

必定是被冯远整理掉了,我只能从尸身上取血。

尸身……啊,只需能回去,没什么是不能做的。

所以,我又跑回那间儿童房,可是,薛阿姨的尸身也不见了。

地上完全没有血迹。

我冲出来问冯远:「你把薛阿姨的尸身藏哪了?」

「什么薛阿姨?」

「你是在装傻吗?被你杀掉的薛阿姨。」

「我杀了薛阿姨?你是说薛薛吧,那只猫。对,我昨晚太愤慨,的确是砸死了那只猫,但那猫是因你而死的,老婆,你不该激怒我。」

「薛阿姨是只猫?」林节问,疑问地看着我。

「不是猫,薛阿姨是个人。」

听到我们的对话,冯远遽然猖狂地大笑起来,对林节说:「哎呦,你不会是信了她说的胡话,然后特意跑来我家把我揍一顿吧?她脑子坏掉了你不知道吗?」

「他胡说,你别信他。」我说。

「终究谁他妈在胡说啊,林节对吧?你自己去看看,她口中那个薛阿姨,现在就在厨房的垃圾桶里!」冯远说着,看上去对自己的话有一百分的自信。

林节看看他,又看看我,然后走到厨房里,他翻开垃圾桶的盖子,从里面拎出一个半透明的塑料袋,袋子里,是粘满血水的抹布……还有,一只死猫。

我呆住了,愿望着薛阿姨脸上冒出猫毛。

脑海中,闪过我抱着猫喃喃自语的画面。

还有,在婴儿房,冯远发疯相同地看着我,我翻过窗户逃出去,那黑猫冲着他叫,又扑到他身上,所以,他把猫砸死了……

好像,好像的确没有薛阿姨。

冯远没有杀人……他杀了一只猫!

我真的疯了吗?

否则,又怎样会愿望出一个薛阿姨呢?

「王欣,你没耍我吧,他要真杀人,我这算是拔刀相助,现在他没杀人,我这算什么,入室伤人吗?」林节眉头紧皱,好像对我的作为非常不满。

我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头痛欲裂。

那个世界真的存在吗?

那个我和林节结了婚的世界真的存在吗?

那个软弱的像是晶莹泡泡的儿子真的存在吗?

啊!别怀疑自己!

他有必要存在……

他有必要存在……

「林节,我可以说明,这个身体不是我的,精神病是生理疾病,所以我会产生幻觉,把那只猫当成了薛阿姨。可是,那个世界,还有我们的儿子,和薛阿姨是两回事。」

我极力压服林节,也为了压服我自己。

冯远听了我的话,却满脸的不屑:「算了吧,你总能想出理由骗自己,花样百出,实践上,根柢就没有那个世界。」

我看不穿林节在想什么,只怕他也把我当了成疯子,阻遏我。

我只能激动的地乞求他们:「求你们了,让我把那个仪式做完,等我做完之后,你们愿意报警,仍是愿意把我扔进精神病院,随意你们好欠好?求你们了,我得回到我儿子身边。」

林节面无表情,他走过来,把那只猫的尸身递给了我。

冯远看着,骂道:「妈的,两个疯子!」

15

「那个世界是存在的……」

「那个世界是存在的……」

「那个世界是存在的……」

我发疯相同地反复念着这句话。

我照着视频里的图像,用手指沾了猫血,在大厅又把这图像画了一遍。

那只死猫看着我,我知道,我对不住它。

我花了不少时间,总算,准备好了。

我坐到符咒中心,拿起水果刀,准备在眼皮上再割一道。

只需能回去,我可以忍受这种苦楚。

就在我闭上眼睛,伸手要割时,有人靠着我的背坐下了。

我停下,回头看,发现是林节。

他手里,也拿着一把刀,打当作和我将要做的事。

「你要干嘛?」

「我也想试试看能不能前往另一个世界,至少在那里我不是一个残废对吧?」

我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林节的行为,我一时难以置信。

我说:「不行的,你不能这样,你这样会把我老公的魂灵换过来的。」

「我不就是他,他不就是我,对你来说我和他不是相同吗?」

「不相同。」

「那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已然人生有不同的或许,我为什么不能拥有夸姣的那个,这不公正!」

林节的目光变了,就像在空气里看到了瑰丽的画……

我在那目光里读出了癫狂。

莫非,他一贯是抱着这个目的来帮我的么?

16

「不行,你不能这样,那个世界不是你的。」

我说着,动静不由得有些颤栗。

林节冷笑一下,没理睬我,就要着手去割眼皮,我急速抓住了他的手。

他看了看我的手,昂首恶狠狠地瞪着我。

「你想干嘛王欣,你要阻遏我么?你现已害过我一次了,还想阻遏我取得夸姣么?」

「我害了你?」

「对!要不是你把孩子打掉,我会变成残废吗?」

他说着,甩开我地手,用刀指着我。

原本,他一贯在心里仇恨我,只不过他之前伪装得太好,没披露出来算了。

我还以为,他和我那个世界的林节是相同的人呢?

我没有去想,履历了一场事端,失去了一只手的人,怎样或许和之前相同呢?

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他把我老公的魂灵换过来。

我摸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的防狼喷雾……

「林节,对不住,之前是我做得不对……」

我假装道歉,趁他不备,掏出了防狼喷雾,喷到他脸上。

他大叫起来,看不见了。

所以,我急速捡起地上的铁棍,猛敲他的脑袋,妄图将他敲晕。

他站不稳了。

摇摇晃晃的,可仍是没有倒下,眼睛打开一条缝。

他仍旧紧紧地抓着那把刀,用它对着我,脚步就跟喝醉了相同。

他说:「你能过好的日子,凭什么我不行,你太自私了,我受够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之后再到那个世界去。」

他拿刀冲过来,我只能往后跑,可死后的过道是个死路。

他步步迫临,肿胀的脸好像恶鬼,他握着刀,抬起朝我刺来。

我要死了……

我一激动,直直地将手中方案用来割眼皮的刀捅向他。

血是热地……

他的手停在了半空。

鲜血染红了我的手,我捅进了他的心脏。

「啊……你太自私了。」

他说着,垂头看看伤口,惨白地笑了笑,倒了下去。

17

「林节,对不住,真的对不住……」

我哭了起来,想起许多年前刚碰到林节时的景象。

那时分,我们都很年青,是两个无忧无虑的痴人。

我把林节杀了,不过,是他先要杀我的。

我杀了我老公,不不不,在这个世界他不是我老公。

我现已方寸大乱,整个人浑浑噩噩。

儿子啊,妈妈干了件坏事,但妈妈是为了回到你身边……

儿子啊,妈妈干了件坏事,但妈妈是为了不让爸爸会被其别人换走……

我想,我儿子会了解我的。

儿子,只需你了解,妈妈就没有做错。

我昏昏沉沉地走回大厅。

冯远目击了这一幕,现已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在那里瑟瑟颤栗,求我别杀他。

我可没空杀他。

我回到符咒中心坐好,准备割眼皮。

可是,我遽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在我脱离之后,这符咒有必要被毁掉。

避免原本在这个世界的女人再一次和我交流魂灵。

我先是删掉手机中的监控视频,然后翻开了厨房里的水龙头……

我想,水会漫出来,把这些血画的符咒冲刷掉。

18

我把刀抵在自己眼皮上,下手了……

就像灼烧相同疼!

随之而来的,是无比刺骨的冰冷。

我颤抖起来……

感觉乌黑一点一点地吞没了我。

19

一觉醒来,窗外,阳光灿烂。

这儿……好像是医院的病房。

我摸了摸眼皮,不疼了。

然后,我启航,掀开衣服看了下自己的小腹,剖腹产留下的疤痕又出现了。

太好了,我回来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了。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病房呢?

老公和儿子呢?

我下了床,走出去,想要弄清楚,在走廊里我撞见了一个护工。

护工看到我,跑到一格房间门口对里面的人说:「薛医生,患者醒了。」

然后,一个女人从那房间里走出来,用古怪的表情看着我。

她是,薛阿姨?!

可她为什么穿戴白大褂?

这是怎样回事?她怎样成了医生?

「薛阿姨吗?」

「你总算醒了,我不是薛阿姨,我是心思医生,也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心思医生?」

不对啊,我在原本的世界从来没有看过心思医生。

「这是什么医院,我想回家,我得回到我儿子身边。」

「你先过来。」

她招手,让我过去。

情不自禁地,我跟着她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她坐在办公桌后,屋里剩余可坐的当地,是一张躺椅。

而我对这躺椅有些抗拒……

「你可以先在那里躺下。」她说。

我不想躺下,我感觉患者才会那样躺着。

「你这两天履历了不少苦楚的事吧,能跟我说说吗?」

我摇头。

「你奉告我,我就奉告你,你儿子在哪里,好吗?」

我看着她初步怀疑,莫非这儿也不是我原本的世界?

按理来说,就算另一个我占用我身体一天,也不至于给我搞到来看心思医生吧。

我犹豫了一会儿,终究,仍是把这两天的履历都奉告了她。

「……现在你可以奉告我,我儿子在哪了吧?」

「你现在没有儿子。」她遽然说。

「你胡说,我刚刚都看了,我身上有剖腹产留下的疤痕。」

「是的,你有过一个儿子,你跟林节的儿子。但后来,他因为意外逝世了,他死了之后,你愿望了一个他还活着的世界。我们妄图让你知道那是假的,可治疗却让你在大脑里愿望出其他世界,你在自己愿望的次生世界里遭受痛苦,想要回到初步的世界,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昨日履历的那全部都是假的吗?冯远、别墅、凶杀,都是假的?」

「不只是昨日,前天晚上,你在儿子身边的回想,也是假的。」

「不会的,我可是拼了命才回来的,我照顾了我儿子两年,我还能不记住吗?你们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无法操控自己,心情变得激动。

「事实上,只需是假造的故事,总会有逻辑漏洞的,我问你,林节为什么会遽然抛弃北京的作业回家来和你成婚呢?当时他知道你肚子里有孩子,还和你爸妈吵了一架。」

「他的主意我怎样会知道?」

「事实是,你要挟他,你跟他说,他不回来,你就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你当时割了脉,他吓坏了,就回来了。不信,你自己看看你的手。」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那上面的确有割脉留下的疤痕。

我极力回想当时的景象,那时是林节作业的关键期。

他说过无论如何不会回来,让我有必要去北京。

是我遗忘了什么吗?

薛阿姨,不对,心思医生继续说:「林节回来后,一贯过得很气闷,脾气变得浮躁。从一初步的冷暴力,变成了着手。他操控不住自己,所以,家暴的人是他,你只是把他的行为,投射到你愿望的其别人身上了,比如冯远。和梦境相同,人在大脑中假造的景象都是实践打碎重组的。家暴、割脉,这些作业产生过,这些元素被你编成了一个又一个故事。」

「不是的……不是的……」我说,嗓子里发痒。

「后来,产生了更可怕的作业,一次,林节和你产生争论,动作过激,把你们的儿子摔死了,你非常愤慨,用刀把他给捅死了。」

「不!不会的,这不是真的。」

我几乎是从身体最深处吼出来。

这不是真的……

可是,我脑海中浮起了一些画面。

我和林节隔着门在争吵,他要打我。

我躲在儿子房间里,紧紧抱着儿子。

他先是敲门,后来踹门。

门被他踹开,他冲进来,夺过我怀里的孩子……

天哪……

不要!

不要!

不要!

就像有把刀插进了我的头盖骨。

我痛得大声叫起来:「这不是真的,求你了医生,奉告我这些都不是真的。」

「这种惨剧,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但事实如此,我知道你不会容易相信。但作为医生,我有义务让你知道底细……

「这现已不是第一次了,每次,你妄图自残后,醒来都要给我讲个新故事。这两天的事,不过是你讲的许多故事其中之一罢了。」

「求你了,别骗我了,求你了。」

「我没有骗你,你不止一次想要逃回那个最夸姣的世界去,可是产生的作业现已产生,无法改动的,你得原谅自己,才有或许好过来,否则我也没有办法帮你。」

20

「我不信,你让我回家吧,我要回家。」

我从躺椅上起来,往外跑……

可门口站着两个护工。

「这儿是精神病院,我没办法让你脱离。」

我发疯相同要冲出去,但他们抓住了我,我的挣扎毫无作用。

医生说:「你镇定一点,你刚醒过来,我不想再给你用药,那对你身体欠好。」

我哭了,嚎啕大哭……

因为我意识到这全部或许是真的。

但我无法接受。

这时,医生从抽屉里拿出一面镜子给我,说:「你自己看看吧。」

镜子中,我的眼皮上是密密麻麻的伤痕,一道又一道。

一二三四五六……

我之前终究割了几回眼皮?

「那仪式是你自己想象的,你现已做过很多次了,醒来吧,你有必要得脱节过去,才有或许好起来。」

我瘫在了地上,心里充溢愧疚。

我不是胜任的妈妈。

我竟然拿儿子当成锁住林节的工具?

我真卑鄙啊!

我怎样会这样呢?儿子,妈妈对不住你!

我在那里哭了很久,女医生看到我好像清醒了,就没有再给我打针。

等我缓过来后,慢吞吞地走到了精神病院的院子里,围墙很高,那是逼仄的室外空间。不过,阳光很好!

其他患者,好像都在看着我笑。

我闭上眼,面朝太阳,眼里是一片暖赤色。

那暖赤色遽然暗了,一阵凉风吹过,是白云挡住了太阳吗?

「别信她的话!她在骗你。」

这时,有个患者在我耳边呢喃,等我打开眼睛时,她现已不见了。

啊,我知道了。

我的孩子必定在围墙外面……

又或许,他在初步的世界等我……

这儿,不过是我日子的另一种或许,另一个平行世界。

无论是哪种或许,只需我找对办法,就必定可以回到我儿子身边,必定可以。

云朵飘走了,阳光再次洒在我脸上,我心里充溢希望。

【我不是盐神】第 15 节错位记忆-旺仔资源网
【我不是盐神】第 15 节错位记忆
此内容为免费阅读,请登录后查看
仔币0
免费阅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88赞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