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盐神】第 16 节砌进墙里的女人

砌进墙里的女人

最近,我总觉得屋里多了一个人。

原本是我老公新娶的小娇妻。

而我,现已被砌进墙里,3 年了。

被我的老公,沈铎。

1、

我模模糊糊从混沌中醒来,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娇俏的小女人。

穿戴淡黄的长裙,像一只花蝴蝶般在厨房穿梭。

颊边漾起两道梨涡,甜得让我这个女人都心生欢欣。

我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看她差点被滚油溅着,看她铲起还泛血的石斑鱼。

这个一看就是自小被娇养着的小姑娘,不知道这般洗手作羹汤是为了怎样的男人。

我暗想。

他真走运。

大门被摆开,挺立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放下公文包,径直走向那个女人,自身后把她圈进怀里。

「婉婉,说了你不要太辛苦了。这些我来就好。」

这个动静…

我心里刚泛起一丝奇怪的了解感,就见那个男人把头抵在女人肩上。

半张脸正对着我。

鼻梁高挺、轮廓坚毅,无一不透着刻入骨髓的了解感。

我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是沈铎。

我相恋五年、成婚三年的老公。

2、

这会我才发现,面前这个房子…虽然装潢截然不同,处处透着一股绮丽精巧的气质。

但格局却清楚和我与沈铎一年前搬进来的新家千篇一律。

这是我的家。

那是我翻炒过很多次的灶台。

我的老公却在我的家里,抱着另一个女人。

我几乎红了眼,就想扑上去撕烂那对狗男女的脸。

却狠狠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宣布「咚」的一声闷响。

不疼,却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禁闭感。

女人如同下知道地偏了偏头。

我忍不住再次伸手。

面前是一道无型的结界。

如同把我和沈铎还有那个女人分隔在两个时空里。

巨大的惊骇浮上心头,我到底…在哪里?

3、

如同只是时间短的愣神,再抬眼桌上现已摆了四五盘菜。

沈铎解下围裙,温柔地在女人唇角上印下一吻。

然后牵着她到我面前。

有一瞬间我几乎以为他是向我走来。

我拼命地拍打着无形地屏障,朝他嘶吼、朝他尖叫。

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置之不理,自顾自在我面前停住。

随后转过身,和那个女人一起朝正前方躬了躬身。

女人偏过身,抱住了他。

「别太伤心,」

她动静幽幽的,

「她要是知道你这么爱她,泉下有知,必定会很感动的。」

「你每次饭前都要来祭拜她。」

沈铎低下头,眼里满是怜爱,

「对不住,委屈你了。」

女人把脸埋进他的胸口,

「我虽然会有些吃醋和羡慕,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对你心动不已。」

「你这样重情又重义的男人,才值得相伴终身。」

两人絮絮不休地又说了些什么,我现已听不见了。

因为就在女人埋进他胸口的那个瞬间,被她娇小身子挡住的那块方位空了出来。

对面的桃木桌上摆着一个女人的相片。

一张是非照。

女人脸上还挂着微笑。

眼底却如同藏着一汪深渊,空泛,麻木,令人毛骨悚然。

那个女人,是我。

4、

头疼欲裂。

我总算想起来了。

我现已死了。

死在一场事故乡。

我还记得尖锐的刹车、飞溅的鲜血。

和……远处朝我飞驰过来的沈铎。

我俯首看见眼前的挂钟。

2020 年 8 月 2 号。

现已,三年以前了。

所以沈铎有了新的夸姣。

女人叫彭婉,长在江南水乡。

就像我的初印象那样,她的确令人心生欢欣。

不同于我连动静都利索如风的性子,她的动静带着一股带着奶味的糯意。

连夏天的大西瓜,对半切,她会把最中心、最甜的部分都挖给沈铎。

而曾经…那口最甜的西瓜,一贯都是我的。

看着沙发上如交颈天鹅般甜美的男女,一股酸意猛地冲上我的鼻尖,我几乎以为自己要落泪。

可一探眼角,粗粝的干涸。

原本…鬼是不会落泪的。

我留恋的目光投向沙发上的沈铎。

年月如同格外偏疼这个男人,他脸上不只没有添上半点沧桑,反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神采飞扬的红气,更帅了。

我揉了揉眼,没错,真的是红气。

原本做鬼之后,真的能看到他人身上的气运吗?

我又把目光落回到彭婉身上,什么也没有。

看来彭婉的气运一般。

我不由有些失笑,沈铎当年竟然还跟我说他被人奉告自身命格「终身高低、财寿双失」,是怎样不长眼的江湖骗子才干昧着良心对这样鼎旺的红气说出这样的话?

但不知怎样,那股红气有股莫名的了解感,如同硬生生从我身体剥离的割裂感。

就连此时,我都能似有若无地感应到它在无声地呼唤我。

那个时分的我以为,是自己和沈铎在一起的时日太久了,这股红气把我当了它半个主人。

却没想到,这东西,它的确有灵。

它在,呼唤,它真实的主人。

5、

日子一天以前,沈铎身上的红气越来越盛。

他也肉眼可见地越来越忙。

沈铎的事业心历来强,我是知道的。

可他不管多忙,每晚都必定会回家。

而且必定会抱着彭婉厮磨一会。

今天也是相同。

我看得心里伤心,正想移开眼瞧瞧别处搬运下心情,就见沈铎悄然放下怀里的彭婉。

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我抬眼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指针行将指向 12 点。

我不自觉皱蹙眉。

这些日子…沈铎与彭婉厮磨的时间如同都是这个时间前后。

沈铎是什么时分养成的这个古怪?

月光打在彭婉莹白的脸上透出柔软的光晕,她如同睡得很熟。

沈铎轻声在她耳边唤了声,

「婉婉。」

彭婉没有应。

她甚至无知道的咂咂嘴,像只软萌的小兽。

连我都不由心下一软,我不自觉看向沈铎。

他会不会…愈加怜惜?

心下忍不住有些泛酸。

沈铎半张脸掩在暗影里,渐渐俯首。

那一瞬他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忧郁。

他把手伸进沙发缝隙里拿出个盒子形状的东西,打开。

下一刻他手上捏住个闪着森冷银光的细微物件,是一根…银针。

沈铎悄然捏过彭婉的食指,坚决果断地刺了下去。

殷红的血珠瞬时涌了出来,覆在彭婉嫩白如葱的指尖。

那抹刺目的红扎进我眼底的瞬间,我瞪大了眼睛…

6、

那根针…也曾扎在我的指尖。

在我死前三天。

相同在我熟睡的时分。

但我畏疼,一点细微的刺痛就足以让我惊醒。

我模模糊糊问道,迷糊的视界里如同有银光一闪而逝:

「你在干嘛?」

一个吻落在我额上。

沈铎像往常相同摸着我的头发哄我:

「乖,不当心扎了你一下。快睡吧。」

而眼下…

我眼看着沈铎在扎破彭婉手指后,再次伸手从沙发缝里拿出一个东西。

我眯着眼半天才看清,那是一个铜镜。

上面如同…画了个阴阳八卦。

沈铎当心肠托着那个铜镜,捏着彭婉的手,将她指尖的血滴在黑色半边的白点上。

然后又相同扎破自己的手,滴在白色半边的黑点上。

我心头一悚。

他究竟要干嘛?

但这邪门的场景的还没完。

就在沈铎又从工具盒里拿出把小剪刀伸到彭婉刘海旁的时分,他的手机遽然响了起来。

刺耳的铃声在空旷的房间响起,一瞬间就要惊醒熟睡中的彭婉。

沈铎眼疾手快地在彭婉打开眼前,把手里的东西猛地塞回沙发缝里。

然后接起了手机。

他接电话的时分习惯性往外走几步。

比方现在。

他正正走到我面前停住,背对着幽幽转醒的彭婉。

所以虽然他动静毫无反常,但他眼里毫无掩饰的阴鸷和戾气悉数被我瞧进了眼里。

我被惊得撤退一步。

沈铎他…究竟怎样了?

7、

自那天看见沈铎取血喂阴阳铜镜后,我心里的不安愈演愈烈。

却一贯笼在一团迷雾里,理不清思绪。

而接下来几天,沈铎如同特别的忙。

几乎没有回过家。

但这个屋子却比往常更热烈。

我第三十次指着一只凑近彭婉的鬼。

「你!干嘛呢?没看见我的地盘么?」

这次是个吊死鬼,他一转脸看见我立马怂得抖腿,

「大姐,你这悄没声息的我也没(四声)发现啊!」

我挑眉,竟然仍是个东北鬼。

「行吧,现在知道了。出去吧。」

他一溜烟窜没了。

我托着腮看着背对我在画板上画画的小姑娘,半张脸照在阳光里,连细微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自从沈铎不回家之后,这几天屋子里群鬼不断,都是奔着面前的彭婉来的。

也是可巧,第一只来的鬼刚飘进门就撞上我瞟以前的目光。

立马跪地上,吓得直颤,

「不知道这是姑奶奶您的地盘,是我屎糊了眼,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也是套他的话,我才知道原本彭婉是四柱纯阴之体(生于阴年阳月阴日阴时)。

正是滞留人世的群鬼趋之若鹜的「绝佳粮食」。

而我,周身皆是戾气,俨然是个穷凶极恶的厉鬼。

群鬼一见,四下皆避。

我嘲笑。

我一个意外逝世的,又没怨气,怎样会化作厉鬼?

但天赐的威风不用白不用,自那天起我就帮着彭婉驱赶了不少企图啃咬她阴气的糟心玩意。

直到…那个老头的出现。

8、

我像往常相同吓唬他。

「我的地盘,走快点。」

老头摸着胡子大笑:

「你一个魂灵被禁闭的可怜鬼还跟我横?」

「我可不是那些稀里糊涂的小鬼,没那么好唬弄。」

我心头一滞,动静如同揉进了沙子。

「什么叫魂灵被禁闭?」

他指着对面桃木桌上的灵位,又指了指我身旁的一个白色陶罐。

「桌上灵位正对骨灰罐,是为锁灵。」

「你是不是半步也不离不开那道墙?因为你的魂灵被封在墙里了。」

我的指甲狠狠掐进掌心,却没有半分痛意。

眼里几乎充了血。

他踱了几步,走到我的灵位前,打量了顷刻,

「尖端的金丝楠木,却用十八枚黄金钉四周钉死。」

「木主生,但金主死。金钉封灵位,可钉住死者魂灵,令其困于骨灰骸中。」

他目光从灵位上的字扫过,宣布啧啧的惊叹声,

「好家伙,可不止如此。」

「这做法之人当真狠极!妙极!」

他指着牌位下两行小字。

「你看,『终身挚爱』四字不随名讳写在中心,反倒是领起两竖行,写作『挚爱』『终身』」

「单拎出来看天然以为是立牌人情深意重,但妙就妙在这『终身』另起一行,且用金粉写就。」

「生字头上一横,这是断了你往生的路啊!」

「绝!当真是绝!」

他一字字一句句宛如化作白生生往我空泛的心口扎。

清楚只剩个魂灵,却只觉五脏都绞起来那般疼。

他转过脸:

「虽然身后不管生前事,但被设下锁魂阵,丫头你这仇恨也太大了。」

「知道是谁整的不?」

恨意一瞬间席卷了我悉数知道。

我一字字咬着牙:

「我、丈、夫。」

「沈铎。」

9、

老头的脸上总算浮上了点怜惜。

「他为何如此怨毒?」

我脑海里遽然闪过那幕八卦铜镜、银针取血。

心里有种剧烈的预感。

——这些必定跟我现在的遭受有联络。

公开,老头听完之后茅塞顿开。

「原本如此,这就说得通了。」

「你说的八卦铜镜是阴阳鱼。白是阳,黑是阴。」

「铜镜招邪祟,以它为载体,生辰八字为媒介,以施术之人贴身之血和头发做法…」

他的眼里射出精光,

「旨在交流命格。」

回忆的迷雾拂开,我想起了一桩旧事。

沈铎跟我大一初步恋爱。

他是孤儿,吃百家饭长大,但非常努力进步。

在一起后他也一贯对我很好,是悉数人眼里的榜样男友。

结业后我踩狗屎运般进了待遇极佳的外企一路顺风顺水,但他找作业却很不顺。

那段时间他整天气闷。

我知道他从小就颇信风水这套,所以特别找了一天陪他去一个寺庙求符。

在庙门口被一个老和尚拦住。

竟然还带了个墨镜,身段也胖乎乎的,半点没有世外高人的姿态。

他一副煞有介事的容貌,

「女施主命格极荣极盛。」

我付之一笑。

又是江湖骗子。

反倒是沈铎眼前一亮。

我正要拉着他走,就见他双目放光盯着那和尚,

「大师可否替我也看看?」

和尚瞥了他一眼,马上皱起眉。

没再说什么。

拂袖而去。

沈铎之后一副心事重重的姿态。

我逗他,「怎样?难道你命格欠好?吃醋我了?」

没想到沈铎皱起眉,满脸忧愁,

「我出生那年,村里就有云游道人给我算过卦。」

「说我终身高低,财寿双失。」

我笑起来,

「这鬼话你也信,都是招摇撞骗的。」

「再说了,你我本一体。我命格好,你不是相同享福?」

沈铎眼里划过一丝忧郁。

见我望以前才重新浮起我了解的温柔笑脸,

「当然。你好就是我好。」

成果我等沈铎上厕所的时分,那个和尚遽然又出现在我身边。

我错愕地四处张望,只需一条道通向这儿,可刚刚清楚没有任何人走过来。

我心底有些发寒。

和尚神色肃然,自顾自开口,

「你命格虽贵,但射中带劫,需求防范身边极恶之人批红判白,你需得…」

他如同还要说什么,

深铎现已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看见我和和尚站在一起,面色莫名有些阴翳。

和尚长叹了口气。

「命该如此…命该如此…好自为之吧…」

那件事我半点没放在心上,却没想到,有人放在了心上。

还因而,夺了我的命。

10、

我扑到结界上,目眦尽裂,

「被换命格的人…会有什么后果?」

「被换命之人,三日内必有征兆,轻则霉运连连,重则精神恍惚。」

「交流二者命格距离愈大,后果愈为严峻。」

「横死街头…是常有的事。」

横死街头是常有的事……这句话一贯在我脑中盘桓。

我和沈铎…命格距离大约够大了吧。

老头的言语还在继续,

「但是想要镇魂……必须在魂灵离体一刻内收集魂灵,不然效果大受影响。」

假设此时我还活着,唇角大约被我咬裂了。

原本如此……原本如此……

那个着急向我跑来的沈铎,只是为了来收集我的魂灵。

那三天里,我常常知道混沌,甚至有时分会堕入一段时间的失神状况。

他在那个深夜异常地带我出门。

在车阵前松开了我的手。

眼睁睁看着我走进车流里…

他从头到尾,就是…就是为了让我死!

我好恨……

「他既已夺了我的命格,为什么…还要镇我的魂?」

「用这种邪阵的人常常会有反噬,但你的命格太贵,压得住反噬。」

「但…他的子嗣,却未必有这么盛的命格遭得住反噬。」

「相反,他用你的骨肉魂灵镇宅…」

老头顿了顿,才继续开口,动静满是不忍,

「可以补养他后代后代的兴盛。」

我浑身都在颤栗,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真是好狠的心!

步步筹谋,把我榨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他连我死的时辰都估计到了。

七月十四子时!

死在阴气最盛的时分,好给他的后代后代聚更大气运!

我几乎要把指骨碾碎。

11、

老头遽然又皱起眉,

「奇了,一般镇魂阵会设在被施阵之人久居或了解的当地,这样魂灵会安心堕入混沌,老老实实镇宅。」

「你为什么会醒过来?」

我他妈怎样知道!

我恶狠狠地瞪向他。

我难道就该被封在这堵墙后边,老老实实永生永世做魂祭么?

老头摸摸鼻子,目光四处乱瞟,

「我不是那意思…你别迁怒啊!」

遽然,他的目光顿住了。

他摸着下巴,

「原本如此。」

我顺着她的目光落到窗边的彭婉身上。

她对这个角落里的暗淡怨怼一无所知,一派年月静好的容貌。

我一僵,随机反应过来。

「是因为她?」

老头点头。

「你老公换了命格,就是半只脚踏出了存亡轮回。」

「因而他现在也和我们相同,」他指了指彭婉,「那个女孩身上的阴气,能补养他的气运。」

我脑海中遽然闪过深铎半夜抱着彭婉的画面。

原本…是这样。

午夜时分,阴气最重。

「你这个老公,是个人物,对风水之事的确了解颇深。」

老头晃了晃脑,笑得有些挖苦,

「但百密终有一疏。」

「他忘了,你是厉鬼,生来四柱纯阴之体,死于一年中阴气最重之时。」

「她补养你…更甚百倍。」

我愣了半晌。

遽然知道到这个古怪的老头…或许是能让我报仇的仅有关键。

我面露请求。

「大师,你知道这么多,你能不能告诉我,怎样脱离这个桎梏?我…」

他断然拒绝。

「你是厉鬼,一旦放出结界,必将为祸人世。我生前是阴阳师,绝不或许助纣为虐。」

我吼道:

「可我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

「就因为我瞎了眼爱上这个男人,我就该被规划致死,身后魂灵永不得超生,甚至还要为这个害我至此的男人保护他的后代?」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拼命地撞着结界,恨不得把它撕裂。

老头眼里的怜惜更深,

「孩子…我知道你委屈,但这是你的命。你得认。」

我仰天大笑起来,随即愈加张狂地撞着结界。

「命?我不认命!」

遽然,我似有所觉地俯首,对上了彭婉茫但是失距的视界。

上一次!

上一次我撞结界的时分,彭婉也偏过头!

我心里涌起狂喜。

她是不是能听见?

她能看见我吗?

我屏住呼吸死死地盯住她。

可彭婉又像上次相同,一扫而过,目光落回到画布上。

我心底一窒。

巨大的绝望淹没了我。

不可!我不能抛弃!

我逼自己冷静下来,逼自己去考虑。

总算…

我再次俯首看向老头。

「我的命你说就该如此。」

我抬手指向彭婉,

「那她呢!」

「她一个个好端端的大活人!她也活该落到我这个境地么?被夺去命格!永世不得超生!」

是的,我在赌。

那天我看到那股红气,原本是我被夺去的气运。

那彭婉呢?跟我同为四柱纯阴之体的彭婉,难道就只是补养沈铎那么简略么?

那晚…我清楚亲眼看见深铎要夺她的命格!

我在赌,彭婉她…相同命格贵不可言!

12、

我死死盯住老头。

生怕失去他的任何一丝表情。

公开。

老头的神态从错愕转而震动既而是愤恨。

「你的命格已是贵极,满足他赋有终身。」

「他竟然还不满足!」

我赌对了!

我隔着结界迫近他。

「我现已亲眼看见沈铎在用阴阳铜镜取她的血做法了。假设不是临时出了意外,她早现已跟我一起深埋这地底了!」

我一点一点压垮他的心思防线。

「假设她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死了,你就是见死不救!」

我盯着他变老的脸庞,放出了毕竟一击,

「她才 24 岁!她假设死了,她的父母…该有多哀痛伤心呢?」

老头如遭雷击。

公开,这是他的软肋。

很多神色从他浑浊的眼里闪过。

可他依然缄默幽静着。

久久缄默幽静着。

我眼里溢出泪光,

「求你了…」

「我死的时分,也才 27 岁。」

「我爸爸…他跟你相同大。」

提到这儿,我总算忍不住大哭起来。

面上一片湿热。

是血泪。

红得刺目。

我有些错愕地抚过。

原本,到了哀痛处,连鬼,都是可以流泪的。

总算,他长叹了一声。

「好吧。你想怎样?」

我的眼里迸宣布剧烈的恨意,却被我极快地压下,

「我是不是…能她建立联络?」

我指向彭婉。

老头一愣。

「有几回…我撞墙,她如同有感觉…」

老头一拍大腿。

「是了!」

「你俩同为四柱纯阴之体,冥冥之中自有联络。」

「你方才说你老公取了她的血?」

我现在对「你老公」这三个字生理性不适,皱了蹙眉,但没说什么。

「对。她和沈铎的血现已被滴在了阴阳铜镜上。」

他大喜。

「如此一来,虽然做法还没成功,但她也是半只脚踏进阴间的人。」

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明天是七月十四。」

「子时是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分。又是你的祭辰。」

「假设这个时间,她为你祭拜,或许…她能看见你。」

我空泛的胸口初步发颤,如同模仿着生时的心脏狂跳。

这个姑娘…

她会的。

她这样深重地爱着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又有一颗那样纯真仁慈的心。

她会祭拜心爱之人「无、端、枉、死」的妻子的。

七月十四子时。

还有 27 个小时。

我等得起。

我定定望向窗外。

天色现已转黑。

宛如深渊大口在吞噬着悉数日间亮光夸姣的东西。

沈铎,你必定不要回来。

你必定不要在这段时间里做法。

你必定等着我…来找你报仇。

13、

时间如同从未有过的绵长。

每一秒都如同把我放在油锅上煎。

可我一贯静静在那里,等着。

午夜十二点以前。

沈铎没有回来。

正午十二点以前。

沈铎…

门「咔」得一声被摆开。

我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沈铎…回来了。

但更让我意外的是,沈铎进门后,他身后两道佝偻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

我一瞬间跌坐地上。

眼前这两个满头银丝,面色凄苦的白叟,是我的父母。

清楚三年前,在我脱离之前。

他们仍是一副红光满面、神采飞扬的姿态。

我死死捂住嘴,不让抽泣声漏出分毫。

我父亲站在玄关,有些短促地搓了搓手。

「小铎。我们知道你对童童…」

他瞥了眼睁灵活给他们递拖鞋的彭婉,又生生住了嘴。

彭婉见状,灵活开口:

「叔叔阿姨大约有事和沈铎聊,我先躲避一下。」

说完匆匆忙忙进了房,关上了门。

「但你现已穷力尽心了。」

「这三年,你生意做得再大,都没有脱离这个家。这个童童日子过的当地。」

父亲抬眼在这个房子里看了看,总算仍是忍不住红了眼。

「但是现在你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夸姣。叔叔阿姨支撑你。」

「所以今天…我和你阿姨是特别来拿童童的骨灰的。」

他抬手摸了把眼泪,

身旁的我母亲现已掩面抽泣起来。

「我和你阿姨…就童童这一个女儿。」

「你就顺了我们的意。给我们两个老的留个念想吧!」

沈铎巨大的背影如同一瞬间就弯了下去。

他讷讷点头,

「叔叔阿姨,你们等我给童童上柱香。」

他动静变得干涩,

「今天…是她的忌日。」

我瞪着眼看着沈铎做秀,他躬身在我灵位前点了柱香,又非常虔诚地拜了几拜。

然后当心谨慎捧起桃木桌上的骨灰坛递给我母亲。

母亲一边拭着泪一边在他手上轻拍。

「孩子,苦了你了。」

我心里的怒火几乎要燃尽悉数。

却又无比哀戚。

我狠狠煽了自己几个耳光。

都怪你!最初不管父母的对立,死活要嫁给沈铎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才会让父母沦落到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夕变老的境遇。

我好恨啊!

14、

一贯到父母离去,彭婉走出来小声安慰着「沉痛」的沈铎。

我才反应过来。

我的骨灰坛被砌进了墙里。

那我父母拿走的骨灰坛…是什么?

身边遽然响起老头愤恨的动静。

「这个沈铎,做人不免也太狠、太绝了!」

我心底生出不妙的预感。

诘问:「你什么意思?」

他脸都涨红了。

「你是厉鬼。你身后悉数贴身的东西都带有极强的煞气。」

「沈铎送给你父母的那个骨灰坛,煞气尤为重,大约是你贴身衣物火化的灰。」

「对活人来说,煞气极为伤身减寿。」

「他送这个给你父母…」

后边的话他没再说下去。

但我懂了。

他送这个给你年老体弱的父母,是要要了他们的命啊!

我死死攥住拳。

猩红的双眼盯住沙发上的男人。

沈、铎。

我要他——死!

15、

沈铎如同是特意因为我父母的到来而赶回来,没多久又匆匆走了。

我继续耐性等着。

九点。

十点。

十一点。

总算,时针一点点迈向了十二点。

而我,总算在灵位前看见了那抹娇小的身影。

彭婉也燃了一柱香,她朝我的灵位小声道:

「姐姐,虽然我有一点点吃醋你,但是你必定是个极好极温柔的人,沈铎才会那么爱你。」

「你必定在天上好好的,保佑我们。」

我如同听到了全天下最大的笑话。

但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在等…

彭婉说完话后,朝灵位端端正正鞠了三躬。

我总算,等到了。

我听见自己的动静撕破幽静的黑夜,哑得如同被灌了硫酸:

「彭婉。」

那短短几秒钟,我却从未觉得时间有这样绵长过。

在我剧烈收缩的瞳孔里,彭婉一点点转过脸。

她几乎跌坐在地上,

「你是谁?!」

我深深吸了口气。

甚至还勾了勾唇角。

「彭婉你好,我是谢童。」

16、

不出所料,彭婉对我的说辞根柢不信。

她只觉得自己撞了邪祟。

「你或许不信我说的话,但你可以看看沙发的缝隙里有没有我说的东西。」

彭婉颤着手,伸进沙发缝隙。

下一刻,不敢置信的神态浮上她的脸。

我压低动静,带着迷惑,

「你可以拿去验一验,这个是不是你和沈铎的血。」

「你还可以去翻翻那张桃木桌下面,是不是有个相同的八卦盘。那里除了血,恐怕还有我和沈铎的头发。」

公开,彭婉探究了半天,总算在隐秘的夹层里,翻到了那个千篇一律却明显更陈旧的八卦盘。

上面除了两滴依旧殷红的血珠外,还附着着两小缕头发。

彭婉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神色凝滞。

我决议加大筹码。

「彭婉,你的父母应该和我父母差不多大吧?」

「但是,你今天也看到他们了。是不是比你的父母要变老许多?」

我死死地盯住她,

「你、就、是、下、一、个、我。」

「假设你死了,你的父母也会变成我父母那样。」

我从嗓子眼发作声奇怪的笑,

「更重要的是,你的好老公,会把带煞气的骨灰盒也送给他们,送他们一起上西天跟你集会。」

彭婉猛的瞪大眼,她如同响起了什么,神色骤变。

「你闭嘴!」她厉声道。

可我偏不。

我笑得越来越大声。

「哦不,你们集会不了。」

我的眼里如同淬了毒,

「因为你也会跟我相同被封在这堵墙里,永世不得超生,永久做沈铎这个剩余的肥料!」

彭婉捂住耳朵,尖叫起来。

我任她叫。

越大声越好。

总算,彭婉再次抬起眼,眼里布满了血丝,莫名有些可怖。

「明天,我会去查验你说的话。」

17、

第二天下午,彭婉失魂落魄地打开门。

她在我面前立了好久。

一个字也没说。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她总算开了口:

「你要…怎样做?」

我笑起来。

透过她乌黑的瞳仁我看见自己弯弯的眉眼,

「我要他死。」

「永世不得超生的那种。」

18、

我的计划是让彭婉替我把灵位上十八颗钢钉起出来。

并把灵位劈碎。

这样我将不受制于镇魂术。

而一旦我从结界中抽身,我必生啖沈铎之肉,饮干沈铎之血。

我和他的命格本就因换命八卦盘锁在一起。

一旦我取他性命,啖肉引血。

他的魂灵将会被我吞噬。

我一个身后下十八层地狱的厉鬼。

我要带沈铎这个畜生一起消泯于烈阳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清楚这是一个非常简略的计划,只需求趁着沈铎在家给他下个药或者打晕他。

就可以施行。

但彭婉偏偏一贯拖着。

说是时间未到。

我虽急。

却也无法。

彭婉的作业是个插画师,往日每天都宅在家里,多半个月都不出一趟门。

但这几天却每天等沈铎一出门便离了家,晚上才回。

问她也是神神秘秘的。

让我怀疑生了变故。

幸亏,沈铎永久不会中止他作死的脚步。

他几回企图趁彭婉睡着继续他的阵法。

但都被已有警觉的彭婉避了去。

我隔着结界看着彭婉眼里的恨意一天比一天浓郁。

很好。

所以我安心等着。

19、

我还记得那天清晨,彭婉穿戴一件美丽的白裙,裙尾绣满了精巧的白菊。

她半张脸在阳光下,耳边的绒毛发着金光。

她冲我笑,

「姐姐,就是今天了。」

她从房间里拉出沈铎坐在沙发上,笑着捧上一杯蜂蜜水。

「你昨夜又喝多了。快喝点蜂蜜水,别头晕了。」

沈铎温柔的目光看向她,大口喝了。

彭婉垂下眼,灵活地倚进沈铎怀里。

「阿铎,我听你朋友说过。谢童姐对你是掏心掏肺的好。」

听到我的姓名,沈铎登时僵住。

神色闪过一丝不天然。

「怎样遽然…说起她了?」

彭婉不管他,自顾自说道:

「谢童姐为了你抛弃自己的好作业,陪你从一无悉数初步创业。为了省钱,什么脏活累活都自己干。」

「为你拉单,酒桌上红的白的黄的一起来。喝了吐吐了喝,胃都给熬烂了。」

沈铎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蜷曲起来,眼里竟然也划过一丝思念。

柔声应道,「她是个好妻子。」

彭婉也柔柔地看着他,

「对啊,她也和我相同是自小被家里宠大的。在外为你冲锋陷阵,在家为你洗手作羹汤,蒙上满头满脸的油烟气。」

「她这样好…那你杀了她的时分,有没有一点不忍呢?」

沈铎猛得想坐起,刚起了势就又跌回沙发里。

彭婉捂着嘴笑起来,继续问道。

「你把她砌进墙里的时分,良心有没有痛过吖?」

她的动静依旧是江南吴侬软语的调子。

却如同吐信的毒蛇,一字字一句句都淬了毒。

「阿铎是不是没力气了?我在你的蜂蜜水里下了药吖。」

她指尖在沈铎瞪大的眼睛上拂过,

「阿铎不要那么惧怕。究竟…」她脸上还带着点单纯的笑意,「好戏才刚刚初步吖~」

连我都被她这堪比川剧变脸的一幕惊到了。

但我没幻想那么多,复仇的希望几乎让我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我激动地破了音,

「你快去起那个钉子,毁灵牌。快去!」

彭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公开动身去拿起了灵牌。

我的心如同也跟着灵牌的悬空被吊了起来。

但彭婉并没有按照我说的话。

她袅袅婷婷地拿着我的灵牌举到沈铎面前。

「阿铎刚刚不是还在牵挂谢童姐么?要不你亲身跟她说?」

沈铎看见我的灵牌却像见了鬼,拼命往后缩。

彭婉娇笑,

「阿铎清楚每天吃饭都要看姐姐的。怎样今天这样惧怕?」

「我知道了。必定是姿态不对。」

说完她从反面重重一推沈铎,沈铎马上像烂泥相同跪坐在地上。

彭婉把我的牌位摆正,放在他面前。

才拍着手开心道:「阿铎仍是跪着说,比较好。」

20、

我根柢不想再看见沈铎多活在世上一秒,只想马上扑上去撕了他。

「彭婉,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着手。」

彭婉总算转向我,

她缓慢却坚决的摇头。

「不可,姐姐,假设你杀了他,你会造杀孽。」

「你会落入阿鼻地狱,真实的永世不得超生。」

她看着地上的男人,

眼里的嫌恶几乎要溢出来。

「我不会让你为这种人脏了轮回的路。」

我一愣。

但比我更快反应过来的是沈铎。

他眼里惊惧交集,毕竟竟然化作希冀,

「童童…童童…是你在里边吗?」

彭婉重重在他脸上扫了一巴掌。

「你也配叫她的姓名!」

沈铎并不管她,他踉跄地想向我这边爬过来,却因为无力重重跌到地上,脸贴着地,像条死狗。

他涕泗横流,扭着脸朝着我的方向,虚空的目光如同与我相触,

「童童,童童你在里边对不对不对?」

「童童,我错了,我不该鬼迷了心窍。」

「我的初衷,我的初衷…只是为了给你供给更好的日子。」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会死…」

「我喜欢你,我真的爱你。」

「童童,你不要…不要伤害我,你还有来世…」

「我给你烧纸,为你请求…」

「只需你放了我,只需你放了我…」

彭婉伸脚踩住他的嘴,高跟鞋把沈铎的嘴扎得血肉迷糊。

他「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还有来生?」彭婉冷笑着把我的灵牌举到他面前,「谢童姐的来生不是被你这十八颗金钉钉死了么?」

沈铎眼里划过一丝不敢置信,大约真实想不通,彭婉怎样会知道这么多。

彭婉伸手从沙发缝里又拿出那个阴阳盘,

「你还计划让我成为下一个谢童姐,对不对?」

沈铎嘴被堵着,说不出话来。

只是拼命抽泣地摇头。

鼻涕眼泪流了满脸。

眼里满是请求。

我被他这幅容貌弄得直厌恶。

我当年怎样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

我转过脸,有些无力,

「彭婉你究竟想干嘛?」

21、

彭婉看向我,眼里有泪:

「姐姐,你这一世现已被这个渣男毁了。」

「下一世我不能再让他把你毁了!」

她的动静如同有些声嘶力竭。

我看着她通红的眼,

遽然如同被刺破了气的气球。

我无力地倚上身后那道墙。

「所以呢?所以就任他逍遥法外吗?」

我吼了出来。

「他做了那样的事,难道就任他逍遥法外吗!」

「况且我根柢没有下一世。」

我狠狠砸向墙,「彭婉,我她妈不甘心!」

「我不甘心!」

彭婉遽然坐直了身子。

她拿手绢细细擦干眼角的泪。

换上一副无懈可击的笑脸。

「姐姐,你别急。」

她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沈铎。

动静温柔地几乎要滴水,

「阿铎,你不是喜欢换命格吗?」

「那我..就让你也尝尝被换命格的滋味。」

她动身从次卧里拎出一个笼子。

里边是一只猫。

一只瞎了只眼,缺了条腿,肚子上还被挠开一个大洞的猫。

它的毛色很脏,奄奄一息地趴在笼子里。

明显一副活不长的姿态。

彭婉把笼子放到沈铎面前。

「阿铎,你看,这是我特意为你找到的,病笃的流浪猫。」

「更巧的是,这猫曾经有过主人,我竟然还能找到它的生辰八字。」

「你看,它瞎了一只眼,瘸了一只腿。身患绝症。你觉得它的命格好欠好?」

沈铎如同知道到了什么,拼了命想往后爬。

却被彭婉死死按住手指,在他绝望的目光里刺破了指尖。

彭婉动静依旧柔软低缓,如同情人世的梦话。

她一边取血一边在沈铎耳边说着话:

「跟它换了命格之后,你会在三天内痴傻成初生冲弱。」

「然后或许也会在某一天过马路被车撞死。」

「或是下跌楼梯坠亡。」

「也或许,就这样痴傻一辈子下去。」

她笑弯了两道月牙。

「阿铎,你喜欢哪一种吖?」

沈铎并没有应她。

在极度的惊吓和惊骇中,沈铎昏了以前。

22、

我静静看着彭婉认真地拿出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同款阴阳八卦镜。

专心又严肃地替沈铎和那只猫做了法。

不知道为何,只觉眼前这幕有点好笑。

所以我就真的笑作声来。

彭婉俯首,她现已做完法了,一双是非清楚的大眼睛直直望向我。

「所以你这几天早出晚归,是去找阴阳师了?」

她有些骄傲的小容貌,

「对啊,难道就只需他沈铎能找到好的阴阳师?」

「我也可以。」

我叹了口气。

「但是你做这么多,依旧改动不了什么,我是厉鬼,厉鬼是不能投胎的。」

她翘起唇角,笑得有些狡黠。

「不是哦~我也是问了许多人,才知道这个阵并不是无解的。」

她又小跑进次卧,端出一大碗黑色浓稠的液体。

滋味极冲,让我下知道就想要躲开。

彭婉取下我和沈铎的阴阳八卦镜,把那碗东西悉数倒在镜面上。

镜面初步蒸腾出热气,一阵又一阵刺鼻的白烟后,彭婉拿布把上面的黑狗血擦洁净,那张铜镜竟然变成了最初润滑的容貌。

我惊呆了。

「这是…」

「沈铎贪心不足蛇吞象,假设不是他想要二次换我的命。他做的那些腌臜事大约真的要跟着你的死深埋地底了。」

她又挖苦地笑了笑,

「但是正因为他赋性贪婪,也注定他必定收不了手。」

「我问了一个大师,他说假设偷命格之人再次跟其他人或生物交流命格,就破坏了气运的守恒,

那么在此前的阵法就不再坚不可摧,反而可破。」

她扬了扬手里的空碗,

「这就是破阵利器,简略、但有用。」

原本是黑狗血。

「破阵之后,你身上的戾气消失,不再是厉鬼,天然能再去轮回啦。」

我不由失笑。

目光落在她明丽的小脸上,我不自觉脱口而出。

「不必定。」

她错愕,「不必定什么?」

我摇摇头,没再说话。

或许悉数的黑暗终被亮光驱赶,如同你之于沈铎。

我在心底默默地说。

23、

一天后。

彭婉当心抱着我的骨灰盒来到一个寺庙。

一群和尚把我围在中心,为我超度亡魂。

沈铎早上清醒后就神志异常的容貌,大约是和猫交流命格的反噬更大。

彭婉成心大开着房门,沈铎不知什么时分冲了出去,不见踪影。

彭婉站在阵外,依旧弯着眉,语调软软的。

「姐姐,你定心,等你入了轮回。我会去叔叔阿姨家悄然把你的骨灰换回来。让这一世的你余生都陪着她们。」

我低声道:「谢谢。」

和尚们现已初步念起了往生咒。

彭婉遽然大声冲我喊:

「姐姐,下一世。你必定要碰到一个好男人!」

「当然你也可以自己独美。」

「可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再被害了!」

阳光下她的发丝都如同闪着金光,裙角的白菊随风摇动。

眼角的泪总算滑落。

这次是透明的。

我朝她微微一笑。

「彭婉,再见。」

就在眼前悉数又将归于混沌之前,我忍不住问出了那个一贯藏着的疑问:

「你为什么费尽心思地帮我?」

视界被升腾的白雾笼罩,耳畔只需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girls help girls!」

我勾起唇角。

渐渐闭上了眼。

【我不是盐神】第 16 节砌进墙里的女人-旺仔资源网
【我不是盐神】第 16 节砌进墙里的女人
此内容为免费阅读,请登录后查看
仔币0
免费阅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28赞助 分享
评论 共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