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盐神】第 22 节盒子与猫

盒子与猫

闭上眼,我看见黑色的棺材合上它最后一丝光亮缝隙。疼痛像潮水一般袭来,身下浸湿的液体冰冷刺骨。

我快要死了,死在宿舍的床铺上,死在这个由遮光床帘隔出来的狭窄空间里。

悄无声息。

如果没有人发现我的话,对外界而言,我是活着还是死了呢?

在床帘被拉开前,没有人能够定义。

两个结果共存在一片迷茫阴暗的未知里,只有血腥的味道,还刺激着我的鼻腔。

谁会来拉开帘幕呢……

是噩梦吗?是噩梦吧……

第一章

我猛地睁开眼,突然听到阳台的门有被撬动的声音,我看了一下时间,00:01。

我回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周围是同样的一片漆黑。

因为我们宿舍四人平时晚上用电子设备的时间不太一致,为了互相方便,大家都安了遮光床帘。

今天,临床上铺的大华出去跟女友厮混了,下铺的阿清因为实习,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除了小辉,他最近似乎因为一些心事,陷入了困扰,可是这个点,他在阳台上做什么?

我给小辉发消息:「你被关在阳台外面了?」

小辉:「没啊,我在阳台外面干啥啊?」

「那谁在阳台上?」

「我怎么知道?」

我想起最近女生寝室有小偷翻阳台入室偷电脑的警方通报。

是二次犯罪还是模仿作案?

为啥要偷男生宿舍啊?

报警还是装作睡着了?

电光石火间,我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这时我听到了诡异的开门声。

「吱——噔——」

回过神,我轻轻敲了敲床板,发消息问:「咋办?」

下方也传来了沉闷的敲击声。

小辉:「什么咋办?」

我:「别玩儿了,真有人进宿舍了,我怀疑是上次偷女生宿舍的那个人!」

小辉:「什么叫上次偷女生宿舍?那咋办?我帮你报警?」

我一愣:「什么叫你帮我报警?」

小辉:「废话,老子今天社团聚餐,这会儿在学校对门儿光头烧烤呢。」

我脑子嗡的一下。

小辉:「要么我这会儿赶回去?」

我的嗓子有点干,如果下铺不是小辉,那是……?

我强忍着颤栗和恐惧,轻轻拨开床帘的一角。

外面居然亮如白昼!

是那种日光的颜色,而不是灯光的亮色。

我双眼瞪得巨大,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上时间刚从 00:04 跳到 00:05。

我这是……眼睛花了?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手机上跳出另一条消息,居然是大华发来的。

怎么回事?

大华没来由的一条信息让我心里咯噔一下。

外面窸窸窣窣的翻找声响起,下铺还是有节奏地敲打着床板,透过遮光床帘我隐约感觉外面像是白天,手机时间却是零点时分,室友们都不在寝室,可是此刻的寝室各种声音交混在一起热闹非凡。

第二章

怎么回事?我到底在哪里?

我四下环视了一圈,长 2 米、宽 1 米、高 1.5 米的隔间漆黑一片,透着些阴冷,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口棺材……

床板传来的敲击声时断时续,外侧翻找东西的声音越来越猖狂。

「咔嚓!」

我一个激灵。

这是什么声音?

踩到橡胶?

砍下铡刀?

手机快门?

我觉得声音的属性越来越接近。

是快门,但不是手机能发出的快门声,而是真实机械发出来的快门声。

单反?应该是单反的声音!

我们社会实践的时候我还用过,声音一模一样!

可是我们宿舍并没有人有单反啊?

「咔嚓咔嚓!」

连续的快门声,我已经可以确定我没有听错,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人在宿舍里拍照?他在拍些什么?

我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我再次掀开床帘一个小小的缝,外面阳光明媚。

到底是什么情况?

大白天会有小偷翻找东西?

手机显示 0 点过半会是大白天?

我所遭遇的一切都无法用科学给出合理的解释。

科学?合理?

难道……我真的是见了鬼?

我再次看到大华给我发的信息。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

「为什么?」我给大华回了一条消息。

没错,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我反而冷静下来了。

如果是小偷,他在偷东西得手的情况下,绝对不会主动去掀开男生的床帘去惹麻烦,更不会想着去伤害或者是杀人。

但如果是变态杀人狂呢?我又想。

我脑门儿上又见汗了。

见大华还没回我,我赶紧又给小辉发了一条消息:赶紧回来!多带几个哥们儿!

发完两条消息,我又思考起来。

快门?单反?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我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屋子里的那个身影应该是碰到了某种弦乐器,发出了沉闷而有纹理质感的颤音。

弦乐器?

我们宿舍四个人,除了我半吊子会吹一点笛子,也没听说谁会乐器啊?

我们宿舍怎么会有这玩意儿呢?

我的脑子突然寒光一闪。

我们宿舍是没有,可是被偷的那个宿舍有啊!

为了确认此事,我找到了学校发的警方通报。

「经确认,几名女生共丢失电脑两台、ipad 平板一部、手机一部、微软平板电脑一台、单反一台,损坏大提琴一架……」

单反一台!

还有大提琴!

刚才的声音是大提琴!

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这是……来到了被盗的女生宿舍?

我再次检查了一下我的床。

虽然看不清内侧,可是阳光透过来的那一点边缘明显是我自己的床帘的纹理,且床单和被子的质感也与我平时所用的一模一样。

难道说,我的床被搬过来了?

那也说不通啊,毕竟此时外面的人正在行窃。

正在行窃?还是两天前的夜里?

那我床帘外的阳光是什么时候的?

我的手机又正在跟什么时候的谁交流?

第三章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为什么?」

微信显示跟大华的对话仍然停留在这里。

出现了一条新消息,是小辉:「好嘞,我这就回来!」

回来?回哪儿去?是回我的「宿舍」?可是我现在在「我的宿舍」吗?

我什么也搞不清。

我甚至有一种想破帘而出的冲动,可是直觉告诉我,目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我打算不再给小辉发消息,一是免得他路上说不清,到时候误导了他,二是反正让他先到我自己真正的宿舍,也就是东区 6 栋 630 室先看看,如果那里没人,我也就能确定我应该是在两天前的犯罪现场。

只不过……我到底是怎么来的,我还没有搞清。

突然,我意识到几个问题。

不对啊,就算是两天前的犯罪现场,那小偷能这么光明正大地在寝室里使用单反?

而且他为什么要使用单反呢?

还有,他居然会使用单反!

没错,单反不是傻瓜相机,怎么样开启,怎么对焦拍摄都需要一定的专业水平,别的不说,对此一无所知的人士有的甚至连快门都不能摁响。

我再次仔细查看了当时的警方通报。

「作案时间及作案前后一天,所有校门摄像均正常,无可疑人士进出,学校围栏完好,无攀爬痕迹。」

也就是说——小偷还没有出校园!

更有可能的是,小偷就是学校里的人!

但是,这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推理,我能想到的,警方也能够想到,那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听说有宿舍楼或者宿舍被逐个筛查呢?

说不定,警方已经知道是谁了?

「嗡,嗡。」大提琴又被碰响。

它把我拉回了现实。

此时,我注意到通报上一个细节,通报上写的那把大提琴是被损坏的,也就是说,它并没有被盗走。

我之前还做了一个合理的假设,会不会是作案的小偷趁天黑,想把他偷的赃物转移到我们宿舍,他以为我们宿舍没有人,所以放心大胆地拍着照片,还碰了碰大提琴,但是既然大提琴并没有被他偷走,因此这个可能被我排除了。

我很有可能,真的就在两天前的犯罪现场!

第四章

「哥,我回来了,咱们宿舍啥也没有啊?」小辉给我发消息。

啥也没有?说实话,现在他这么说我倒并不意外。

「我也不在宿舍?」我问他。

「???你在说什么?」

「我问你,我床上,是不是空的?」

「你在逗我呢?」

说来也不怪他,谁被这么问,估计都是一头雾水。

我想了想,换了种问法:「那你帮我看看,我床上的充电宝充满电没。」

过了三五秒,他回我:「昂,充满了。」

我确定我不在我的床上了。

但是这种说法又不太准确,确切地说,是在微信那头小辉所处的时间和空间里,我是不在我所属的那张床上的。

原谅我物理知识有限(仅学到高中),在我的认知里,只有一个词或许能够解释我现在的情况——「奇点」。

如果我那少得可怜的物理知识没用错的话,人处在一个「时空奇点」上时,会出现时间、空间重叠的现象,这也是我唯一能够解释此刻为什么我所听到的是来自于两天前的声音,所看到的是不知道来自哪天的正午时光,而所感受到的是明明不存在的下铺传来的敲击声。

那我到底在哪里呢?或者更重要的是,我该如何「出去」呢?

我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囚禁起来。

对于外界而言(大华、小辉他们),他们不能确定我的位置、我的状态,甚至……我的生死……

我成了某种封闭未知的存在。

我想到以前物理课上老师拿到班里的盒子。

「盒子里有只猫。」老师说,「你们猜猜,它是活的还是死的呀?」

有没有一种可能,盒子里其实没有猫——在盒子里的,是我?

第五章

我大概算了一下,如果我真的处于重叠的时空内,那我此刻至少正同时经历了三条时间线且至少重叠了两个空间。

我打开手机备忘录,梳理了一下目前已知的情况。

2022.3.16 晚上——被盗女生宿舍

2022.3.18 00:40——未知空间(此刻的我不在我的床上)

未知时间中午——自己宿舍床上

那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出去呢?更为准确地说,我应该选择哪一种方式出去呢?

信息!我需要更多的信息!

我试图在错乱如麻的时空中找到突破口。

对!被偷的女生宿舍!

如果说我此刻正在被偷的女生宿舍里,那么当时这个床位上本该住着谁,她又在做什么事呢?

警方的通报里并未对此说明,我登录了校园论坛,看看有没有当事人在论坛里发声。

过了大概三秒的加载页面,我看到了几篇论坛置顶,都是跟女生宿舍被盗案有关。

里面的内容有的是责怪警方办案不力,也有说学校应该加强监管,这些不是我要看的重点。

我一层层地刷楼,终于,在一层评论上停了下来。

「我听说,这间宿舍里的三个女生,这学期同时被内定保研了欸……」

这间宿舍只有三个人?还同时被保研?

我牙齿一哆嗦。

一般高校里都有一个成文或者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如果一间宿舍里出现了命案之类的事,出于安抚学生(或者是密实口风)的目的,会统一将宿舍其他人进行校内保研。

再加上原本的四人间却只提及了三个女生,而且失窃的物品也只有三台电脑(包括那台微软平板电脑在内),我有理由怀疑这间宿舍曾经发生过一些事。

我的室友里,电脑用得最好的是阿清。

这个点,按照他平时吐槽公司的话,他应该还在加班。

「阿清!能帮我搞到我们学校失窃的那个宿舍的人员名单吗,联系方式也行!」我给阿清发消息。

他回得快得出奇:「卧槽,大哥你这么晚还不睡,思春呢?」

阿清还是这德行,我苦笑一声,你可知道兄弟我目前的境遇,跟思春相差十万八千里远呢。

三分钟后,阿清发给我一个宿舍信息的 Excel。

我点开,里面有三个名字,她们的个人信息,以及名单最后,红红大字写的「保研拟录取!」

我看了看内容,除了三个人都同时被提前录取,没发现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不对啊,哥。这份表格,怎么像被人修改过的呢?」阿清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我又看了一下,有一栏被隐藏了,我还原一下发给你。」

他又给我发了一份。

这次,里面多了一个人的信息——刘小兰。

刘小兰。我浑身一激灵,似乎她跟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

刘小兰,2002 年 5 月 18 日出生,SD 省 LY 市 CD 县人,学籍现已转出。

学籍已转出?

我又打开了第二个 sheet 里的宿舍床位安排。

刘小兰——530 室 A 铺。

A 铺,就是四张床里靠窗的上铺,与我的床铺位置一致。

我现在正坐在刘小兰的床上!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不管刘小兰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这张床此刻都充满了诡异。

我拼命地大口呼吸,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等等,SD 省 LY 市 CD 县,这不是大华的老家吗?

他以前喝醉了酒,跟我们吹牛逼时跟我们说过:「俺们 CD 的,就没一个喝啤酒是论瓶的,都是箱!三箱!五箱!那叫一个牛逼!」

大华全名叫刘大华,他会跟刘小兰有关系吗?

带着疑问,我点开了 Excel 里最后一个 sheet。

这里面是她们当时办理宿舍床位证时用的证件照。

刘小兰是一个长相清纯而可爱的女生。

照片里的她,笑起来时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我能想象到阳光下的她是那么的纯白无瑕。

我的目光下移,看到第三个人的照片时,脸又是一僵。

她叫郑美慧,如果我没有脸盲的话,她就是大华两天前刚发到朋友圈里他新交的女友。

我又发消息给阿清:「阿清,你听说过大华还有什么亲戚在我们学校吗?」

「亲戚?你怀疑大华考试作弊靠亲戚走后门?」

我哭笑不得:「不是!我是说他有没有兄弟姐妹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这……我没听说过欸,小辉不是大华的同乡吗?你要不问问他?」

我呼了一口气,外面翻找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咦?」那个身影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声响,「居然真的是她们!」

惊中带怒。

我身子一凛,这声音!不正是大华么!

第六章

郑美慧的男友是大华,偷偷进女生宿舍的人是大华,这么看来,这个刘小兰跟大华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刘小兰到底是谁,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抱着侥幸的心理,直接从互联网上搜索「××××学校刘小兰」。

互联网上的信息少得可怜,除了 2020 年我们学校的新学员名单里有她,就再也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链接了。

徒劳无功,我有些沮丧。

「小北,你今儿晚上还回来吗?」小辉问我。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是我能说回就回的问题吗?我都不知道我在哪儿好不好。

手肘无意压到手机上沿,跟小辉的对话自动上滑。

它停在了我跟小辉今天最开始的对话。

「什么上次偷女生宿舍?那咋办?我帮你报警?」

什么上次偷女生宿舍?

难道女生宿舍被偷他还不知道?

合着微信那头的小辉也不在 3 月 18 号?

我忙问他:「今天几号?」

「你这是把我当猴耍呢?过了 0 点之后 16 号啊,咋?」

微信那头的小辉竟然是在盗窃案发生当晚!

我记起来了,15 号晚上我去院学生会办公室整理我的毕业事项,进院门时,还看见小辉跟一群人闹哄哄地出了学院,他是在那天去的社团!

「大华不在宿舍?」我问他。

「是啊,这孙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不是朋友圈刚发跟一妹子的合照么,说不定是出去潇洒了。」

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他大华到女生宿舍偷窃的事?我有些犹豫。

这个时间点太不同寻常了,如果我告诉小辉这件事,他现在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一定是到 16 号的中午,警方通报发出,与我跟他所讲的内容相吻合他才会有所怀疑。那么小辉接下来会做什么?找大华当面对质?大华如果被发现会怎么做?

我的脑门儿沁出汗来。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大华为什么会给我发这条消息?

是什么时候的大华,在什么情况下给我发的这条消息?

会不会我告诉小辉之后,历史会被改写?

我想起了外祖母悖论:如果一个人穿越回去杀死他小时候的外祖母,那么外祖母就不存在,那他也就不存在,那么杀死的动作也不存在,那么外祖母就不会死,那么他也就存在了,那么杀死的动作又存在了……

如果我告诉了小辉,小辉会触发什么样的事件,让历史怎样改变呢?

我不知道。

我决定这件事暂时还是不告诉他。

大华还没有回我。

就剩下阿清了。

微信那边的阿清又是什么时候呢?

「阿清,你啥时候回校填毕业材料?」我问他。

「emmm,后天吧,后天我生日,正好咱们三个聚一下。」

阿清的生日是 3 月 25 日,也就是说,那边的阿清是在 3 月 23 日。

「咱们三个?」我们不是四个人么,怎么会三个聚一下。

「对啊,大华不是因为偷窃和杀人未遂被抓了吗?」

偷窃我是能理解的,这小子现在正在我窗帘外翻人家女生宿舍呢,但是杀人未遂?

「杀谁未遂?郑美慧?」我问大华。

「这我就不知道了。」过了一会儿,他又问,「等等,郑美慧不是你今天让我帮调查的宿舍的女生么?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懊悔我的嘴快(其实是手快),只得老实回答他:「我也不清楚啊,我也就问问。」

「郑美慧,刘小兰。你是不是怀疑刘大华是刘小兰的哥哥,刘小兰因为遇害而让她们宿舍获得保研,刘大华查到了什么线索所以要袭击郑美慧为刘小兰报仇?」

阿清脑子转得倒是不慢,靠着我的只言片语,居然理出来一条逻辑链。

「唉。」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我这不是替大华担心么,再说,我是没找到刘小兰遇害的信息,说不定她们宿舍其他人是因为别的原因被保研的呢。」

「也是。」

对话又终止了,我则打开备忘录,修改和补充我已有的信息线索。

2022.3.16 01:20——刘小兰床上——小辉——大华正在偷窃

2022.3.18 01:20——未知空间——正确时间里我应该所处的时间点

未知时间中午——自己宿舍床上

2022.3.23 晚上——未知地点——阿清

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手机闪了一下。

一个新好友的提示,我点开查看。

「我是郑美慧!」

第七章

郑美慧?

这不是大华的女友吗?她怎么在这个时候加我的好友?

我的眼神一阵闪烁,仅思索了片刻,还是通过了她的好友。

「笃学楼顶楼,大华要杀人了!」

大华要杀人?他要杀人找我做什么?郑美慧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微信的?现在才跟我说,我赶过去还来得及吗?

不对,大华在 3 月 23 日之前已经被抓起来了,警方既然认定他杀人未遂说明他并没有成功。

郑美慧此时还有时间加我好友,说明被追杀的人不是她。

那她为什么要我过去呢?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这是什么时候的大华给我发的消息?

我身体猛地一震。

我有了一个猜测。

我给大华发消息:「我知道不是你。」

这次,大华回复得奇快:「是郑美慧要陷害我!」

果然。

如果我没猜错,郑美慧喊我过去,一定是想让我变成大华作案的目击证人,说不定她还在旁边录了视频。这样,她只要一报警,我就成了直接证明人,即便我想要隐瞒,她凭着视频内容匿名举报,还是可以定下大华的作案性质。

只不过,郑美慧是如何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又为何要选择我作为证人呢?

我想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要说能在夜色里辨认出行凶者的长相或特征,非熟悉的人不能辨别,如果我着急忙慌地赶到现场之后,还大叫一声:「大华!别冲动!」那他就算是想伪装也装不了。

眼下宿舍四个人里,阿清不在学校,小辉平时总是一群人来来去去的,只有我,一直都独来独往,找我自然再合适没有。

只不过,郑美慧的算盘到底是怎么打的呢?

这一切的源头都指向一个人——刘小兰。

「刘小兰是你的谁?」我问他。

「这你都知道了?」他停了一下,「她是我妹妹,emmmmm,同父异母的妹妹。」

难怪了,大华是单亲家庭这我们几个都知道,但我们从来不知道,他的父亲在离婚后又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女儿。

所以大华没有告诉我们,他的这个亲妹妹也在我们学校是可以理解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个妹妹抢走了他的父亲。

「你查到了什么?」

「我妹妹的死,可能跟她们宿舍三个人都有关!」

大华发完消息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刘小兰死了,刘大华被抓。

郑美慧跟她的室友在刘小兰的事上有嫌疑。

但这些原本并不会干涉我正常生活的事件,全都围绕着我盘旋生长起来。

我——在刘小兰宿舍——听见大华翻找东西。

我——在笃学楼顶楼——目睹大华行凶未遂(这是我猜测的,因为按照我的性格,看见这消息,很有可能会第一时间跑过去)。

我——被困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跟阿清讨论事情的经过。

我突然意识到我漏掉了一个细节。

我如果之间没见过郑美慧,她怎么能确定我一定会加一个陌生人?

我打开郑美慧的聊天框,编辑消息。

「你是?」

发送。

「中午我们还在一起吃饭的啊!我是大华他女朋友!」

中午一起吃饭?

我想起来了,昨天(3 月 17 日)下午的时候,大华跟我和小辉约好,两天后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介绍他女朋友给我们认识。

我见到郑美慧,应该在 19 号的中午,那么她加我的时间,有可能是在 19 号晚上到 20 号午夜之间。

「你快来劝劝他呀!」

我一声冷笑,如果放在平时,我可能真的就去了,但此时,我如果答应了她,她很可能就要开始录像制作铁证了,可如果我迟迟不出现,大华很有可能真的会将那个人杀死!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大华要杀那个人?郑美慧此时到底在哪儿,既可以看得到大华行凶的全过程,又能给我发消息而不被人发现?

不对!

如果郑美慧不想被别人发现,她加我的时候,就不应该备注她是郑美慧。

她甚至不应该选择加我微信号的方式——她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因为我的微信号就是我的手机号,我估计是 19 号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向我要的。)

微信那边的人想要留下证据,但是又要把证据的源头转向郑美慧。

那加我微信的人就一定不是郑美慧,那么郑美慧 19 号深夜在哪儿?

可是如果不是郑美慧,他/她怎么知道我们中午一起吃了饭。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电话。

我先是一惊,下意识想挂掉,生怕外面的人听见。

后来一想,不对呀,外面的人是大华,如果他真的能听见,我还巴不得呢。

我接通了电话。

「喂?」我故意提高声音,并且想看看帘外人的反应,可惜他似乎并没有听到。

「喂!小北!我是郑美慧!阿华要杀我!」

第八章

怎么又出来一个郑美慧?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我听着电话里的人气喘吁吁,声音急促的样子,感觉她不像是假的。

「你在笃学楼天台上?」

「什么天台,我在学校后山的情侣坡呢!」

怎么又多了一条时间线?我皱起眉。

感情大华想杀的不止一个人?

「我妹妹的死,可能跟她们宿舍三个人都有关!」

郑美慧是 19 号认识的我,19 号晚上在笃学楼上的人不是郑美慧,微信发我消息的很可能也不是郑美慧,那笃学楼上的人很可能是刘小兰其他两个舍友,甚至有可能两个舍友都在场(一个被大华威逼,另一个躲在角落)。

「那你为什么打我电话?」我问郑美慧。

「什么叫为什么打你电话!」她的声音十分着急,「不是你让我打的吗?哎呀!」

通话戛然而止,我估计是她见我没有去帮她的准备,主动挂断了。

我让她打的?我为什么会让她遇到危险了打我电话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床下的敲击声还在持续,扰得我心烦意乱。

我看了一眼来电的手机号,然后赶紧查看那个「郑美慧」的微信号。

这电话和微信的号码竟然一模一样!

我蒙了,微信那头真的是郑美慧?她是跟我发完微信之后自己又遇到了危险?

我感觉我之前的推理都被推翻了。

我一定是漏了什么。

我想给阿清发消息,打开对话框,我却吓了一跳。

原先「对啊,大华不是因为偷窃和杀人未遂被抓了吗?」这一行以及之后的对话全都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听说大华因为谋杀已经被抓了!」

为什么!

我身上涌起一阵寒意。

「死的是谁?」我问阿清。

「赵如意。」

赵如意,刘小兰的第三个室友。

「什么时候的事?」

「19 号晚上啊,不是这些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你装失忆呢?」

19 号晚上,是郑美慧给我发微信的时候!

「那郑美慧呢?」我问。

「什么郑美慧?」停了一下,「你是说刘小兰的另一个室友?关她什么事?」

时间线的内容被改变了!

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因为我没有回郑美慧的微信!

她以为我不会去笃学楼,所以现实被改写了!

那么当时在笃学楼被大华威胁的人很可能就是赵如意!

但是郑美慧是什么时候被大华追杀的呢?

阿清跟我交流是 23 号,这时大华已经被警方抓住。

所以郑美慧的电话打在 19 号之后 23 号之前。(20 号至 22 号)

她为什么要说是我让她打的呢?

很可能 19 号大华夜里杀人之后逃跑,我得知此事后,担心郑美慧的安危,让她给我打电话。

不过这也说不通啊,郑美慧是大华的女朋友,我没必要替她担心啊。或者说,我怎么能肯定大华会对郑美慧动手呢?

「哥,这些都是你的?」小辉在我思考最紧张的时候给我发了条消息。

你丫的,我要是能出去,非得揍你不可。我恨恨地想。

尽管如此,我还是打开了跟小辉的对话框。

他给我发了一张图片。

上面是一个单反还有几台笔记本电脑!

第九章

「你在哪儿发现的?」我问小辉。

「大华的储物柜里啊。」

16 号晚上,大华把偷来的东西放进储物柜?小辉这个点翻大华的储物柜做什么……

就在这时,女生宿舍突然传来了嬉笑声!

听声音,应该是来自三个女生的。

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华来了之后,是那三个女生回来了?

我又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里面那个来自郑美慧的声音跟我之前手机里的一样。

「想不到,那个哑巴真的自杀了……」

「是啊是啊,不过也好,明明是个哑巴,凭什么还有人给她送花!」这是郑美慧的声音。

「哼,反正是死了,正好便宜我们仨……」另一个声音响起。

哑巴?自杀?刘小兰是个哑巴?我悄悄地摁下录音键。

「你们看看我刚做的指甲,好看吧?」郑美慧问。

「镀金箔的呀,这一套可不少钱吧,你哪儿来这么多生活费的呀?」

「你问那么多干嘛?要不,改天我也介绍给你?」

「赚钱的法子么?好呀好呀,还是美慧姐你最好~」

「行,赶明儿带上你的身份证就行……」

不对呀,这么久了,她们没发现自己的东西被偷了?

她们还在继续闲聊着,似乎整间宿舍与之前无异。

难道说,大华不是这个时候偷的她们宿舍?

又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打水声,我猜测她们是在洗澡了,也就是说大华进宿舍的时候并不是午夜!甚至有可能不是 16 号!

从她们的对话,似乎东西没有被偷,更重要的是,我之前听到快门的声音了,这说明大华是她们被偷之前进的宿舍。

虽然不能排除大华后来再次潜入宿舍偷窃,但是此刻我心里莫名地为大华松了一口气。

不对!小辉在大华储物柜里翻找到了单反和电脑,说明大华在 16 号的 0 点左右还是去偷窃了!

我突然又想到,既然我 19 号夜里没有去天台,那也就意味着我没有目睹大华行凶并加以阻拦,那我跟大华的对话框很可能也变了!

我跳转到跟大华的对话框:

「我知道不是你。」

「是郑美慧要陷害我!」

「你查到了什么?」

「我妹妹的死,可能跟她们宿舍三个人都有关!」

一个字都没变!

为什么?我之前所做的事为什么会对大华没有影响?

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难道说大华让我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在 19 号晚上之前的事?

眼前的时空交错在一起,越来越乱。

为什么阿清的时间线受到了影响而大华的没有?

为什么天台上郑美慧加了我的微信,而后来她又打电话给我向我求救?

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如果我在天台的晚上拒绝了郑美慧,那么在她后来自己面临危机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向我求助的,如果这条时间线是连贯的,笃学楼天台的「郑美慧」和跟我求助的「郑美慧」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女生宿舍丢失一部手机。」

我想起这个细节。

如果说这个丢失的手机是郑美慧的呢?

冒充郑美慧的人拿她的手机给我发消息,可惜我没有赶过去,大华谋杀赵如意之后开始逃亡,我们在协助警方调查时发现了他藏在寝室的手机、电脑等,我知道手机是郑美慧的之后,我告诉她如果看见大华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

这样也就说通了为什么郑美慧会说出是我让她打电话给我的这句话。

但是这也有两个问题。

一是小辉已经在 16 号找到大华所偷的物品并且还给我发了照片。

二是既然是大华偷了郑美慧的手机,那在天台上用郑美慧手机发信息给我的人又是谁呢?总不至于大华自己发消息给我,让我劝他不要行凶吧?

整件事情前因后果像是一个悖论的两极,理顺了这头,那一头便是一片混沌,反之亦然。

还有一件事!

我被乱麻绕住了脑袋,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啊!如果 16 号小辉就发现了这些东西,我之前怎么会不知道呢?(在我正确的时间线里,我应该是在 19 号的 0 点之后,早就过了 16 号了)

难道说,是我的什么话导致小辉做出了不一样的举动?

我翻了一遍聊天记录,会不会是我让他翻找充电宝的时候,使得他突然想顺便翻一下我们几个的柜子?

这样一来勉强解释得通,但是第二个问题呢?

如果大华偷了手机,他有必要以郑美慧的名义发送求助信息吗?

我甚至严重怀疑大华会不会是性格分裂。

眼下,小辉的信息我还没有回复,可是我却越来越谨慎。

我在靠前的时间段里每一点言语行为上的改变,都有可能导致后续时空人物的行动偏离,甚至进入失控!

现在如果按照时间顺序由前向后排,我基本可以确定:

大华在床帘外(女生宿舍内)早于小辉的微信时间早于「郑美慧」的微信时间早于大华的微信时间早于/晚于(目前还不清楚)「郑美慧」打电话的时间早于阿清给我发消息的时间。

因为我的不作为,赵如意死在「郑美慧」微信时间和「郑美慧」电话时间之间。

我越发压抑起来。

我等于是间接变相的杀人凶手!

不行!我得做些什么!

我想了一会儿,有了主意。

我给「郑美慧」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

「我已经到了,我正在看着你们呢!」

发完,我赶紧打开阿清的聊天界面,果然,「大华因为谋杀被抓了」又变成了「杀人未遂」。

我又赶紧检查其他的消息有没有变化。

大华的对话还是一动不动。

可是,奇怪,为什么「郑美慧」跟我的通话记录消失了……

「杀谁未遂?」尽管我心里有了答案,我还是问了一句,这次我没有提郑美慧的名字。

「赵如意。」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你怎么知道?」

「废话,听说当时情况可紧急了,要不是小辉及时劝住……」

小辉?小辉也在场?

我下意识地想到的是「郑美慧」有没有可能也给小辉发消息了。

但是我随即否定了这个可能。

因为在前几次的时间线里,小辉都没有出现过。

「郑美慧」更不可能在我告诉她我已经到场的情况下再通知小辉的。

我想到一个极不寻常但合理的猜测。

会不会「郑美慧」就是小辉!

我想否认这个想法,可是它像是生了根一样自动生长起来。

如果「郑美慧」是小辉,那么他的确可以很方便地知道我的手机号,而且不可能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没出现(或者我出现了),他可以把手机放在大华走过的地方当作是大华不小心掉落的。

也就是说,小辉早就发现了平板和手机,他也知道了大华的企图。

也不通啊,小辉就算发现了平板和手机,他也没必要伪装郑美慧啊,他可以直接自己站出来阻止大华的谋杀啊。

而且为什么我说我就在现场之后,郑美慧给我打的电话就消失了呢?

郑美慧没拿到手机?

那为什么大华的信息没有消失呢?

如果是在「我去了笃学楼楼顶」这条时间线里,大华让我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想让我对谋杀赵如意这件事定性(或者说他认为他有隐情,不是我想的单纯谋杀那样)。

在「我没去笃学楼」的时间线里,大华让我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听见郑美慧被追杀时给我打了电话,以为我在现场(其实还是想强调这件事有隐情)。

那么在「我没去笃学楼但是警告了假的郑美慧我看到了全过程」这条时间线里,我既没有去笃学楼阻止大华杀人,郑美慧就算被追杀了,也没有给我打电话,他为什么还要让我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呢?

是小辉!小辉劝大华的时候,没准儿说了「小北也在场/在这附近」(毕竟我在给「郑美慧」发的微信上是这么写的)。

我更加确定假的郑美慧就是小辉了。

只不过,小辉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他既然什么都知道了,为什么在前几条时间线里没有主动站出来阻止大华呢?

我越发摸不准小辉的举动了,我甚至说不上他是想帮大华还是想要陷害大华。

我再次翻看小辉给我发的照片。

照片里没有手机。

难道说大华把手机藏到别处了?

还是说小辉这个时候就把手机拿走了?

又或者……大华根本就没有偷女生宿舍,偷女生宿舍的人——其实就是小辉?

第十章

让我们回到故事的最开始,我在认为是有人撬我们宿舍门的时候联系了小辉。

那个时候的他在干嘛?他真的是去社团了么?那么他带过来的哥们儿都去哪儿了?

放在往常,他肯定要跟我抱怨一通「卧槽,老子大老远带着一大帮子人来,裤子都脱了,你就带我看这?」然后继续跑回社团,继续跟他的社员热闹一番。

可是今天他没有,他一个人在宿舍,还说在大华的储藏柜里发现了电脑。

我给他发第一条消息时,会不会他刚从女生宿舍出来?

他一定是看到我给他发的「被偷的女生宿舍」有关信息时吃惊不小,以为他的举动暴露了,临时想到把这个锅推到大华身上。

所以小辉在问我要不要回来后,大华才会在后续的时间段里给我发「不要相信你的眼睛」,他想告诉我他是被冤枉的。

如果小辉拿了郑美慧的手机,那此刻微信那头小辉时间段里的手机会在哪儿?我猜可能正在哪个黑手机店破解开机密码吧(仅是猜测)。

小辉破解了密码,冒充郑美慧向我发出求助,想利用我目击笃学楼天台,坐实大华的「杀人未遂」,这样一来,有了杀人的动机,加上大华跟刘小兰的关系警方肯定也能查到,又在我们宿舍找到了电脑和平板的罪证,就算大华想解释,人证物证俱在,他也没有一点办法。

原来小辉才是幕后的操盘手!

我脊梁骨都是一冷。

不过,小辉这么做,都是为什么呢?

报复大华?不应该啊,他们俩之间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矛盾。

「不是!我是说他有没有兄弟姐妹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这……我没听说过唉,小辉不是大华的同乡吗?你要不问问他?」

我想起阿清先前跟我说的这句话。

对啊!小辉跟大华是同乡!说不定小辉之前就认识刘小兰!

「是啊是啊,不过也好,明明是个哑巴,凭什么还有人给她送花!」(郑美慧在宿舍说的话)

不同时间的对话此时被我串联起来。

小辉是送花的人!

小辉喜欢刘小兰!

眼前的迷雾变得明朗起来。

小辉喜欢刘小兰,他对刘小兰的死自然也是怀疑。大华利用郑美慧是他女友的关系,趁宿舍三人不在,潜入宿舍,看到单反里的东西后,发出了惊疑;小辉不知道郑美慧宿舍的作息时间,只能趁深夜,入室盗窃。他肯定也看到了单反里的东西,他明白大华找郑美慧做女友可能另有所图,于是想假借大华之手,惩罚那三人。但是小辉没有想到,他对刘小兰的爱没有大华那么深,他观念里的惩罚在大华看来,应该用命来偿,所以小辉慌了,他借郑美慧的身份向我发出了求助。但是他不愿意因盗窃被抓毁了自己前途,他把所有的事都腿到大华头上。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床板的敲击声越来越微弱。

我第一次仔细听起这敲击声来。

我发现,每过一段时间,这声音就会重复一次。

di-da-da-da di-dit di-di-da

di-da-da da-da-da

di-da-da-da di-dit di-di-da

di-da-da da-da-da

摩斯电码?我不知为何一下子就想到这个,也不知为何我居然能听懂。

我尝试用字母拼起来

J——I——U

W——O

救我?

怎么回事?

床板下的人需要我救?

N——I

S——H——I

S——H——E——I

我问。

敲击声停了一会儿,居然有了回应!

L——I——U

X——I——A——O

L——A——N

床板下面是刘小兰!

第十一章

怎么会这样?

我一时间有些喜忧参半。

喜的是我所在的时空中,居然有一个可以跟刘小兰重合。

忧的是如果刘小兰注定会死亡,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去改变之后的事实。

NI——HAI——HAO——MA

你还好吗?

WO——KUAI——SI——LE

我快死了

刘小兰快死了?

我突然感觉到身体下方有什么潮湿的东西。

掀开床单,打开手电筒,我看见有血迹正从床板下往上渗透。

这诡异的现象让我头皮发麻。

刘小兰是怎么死的?

敲击床板实在是耗时漫长而所获信息甚少的方法。

眼下大华应该是被警察抓走了,阿清对此事中的隐秘又不甚了解。

小辉!

小辉如果是想要为刘小兰报仇,那他此刻一定知道了些什么!

「刘小兰怎么死的?」我顾不上那许多,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小辉。

「你在说什么?」这次他没有秒回,我看到他好几次正在输入,才犹犹豫豫给我发了这一条消息,「刘小兰是谁?」

「我看见你给刘小兰送花了,我也知道你刚才为了刘小兰去偷了女生宿舍,如果你已经看到单反里的内容,你应该已经知道是谁害了刘小兰。」我知道此刻情况危急,索性跟小辉摊牌(因为如果我能够阻止刘小兰死亡的话,后面所有的事件全部都会被改写,小辉也不会去偷女生宿舍,也就不会有我现在正在跟他进行的这段对话)。

「现在情况很复杂,但是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刘小兰目前还有救!!!!!!」我给小辉一连发了六个感叹号。

终于,他应该是半信半疑地回答了我:「是割腕自杀,我叔叔是给她做常规尸检的医生,我问过他,他说有多处试验伤,符合割腕自杀的特征,但是致命伤的伤口痕迹并不重,很可能内心经历过犹豫,对生活还存在留恋。」

割腕如果切断动脉,20 分钟休克,2 小时完全缺血性死亡。

我不知道刘小兰是什么时候开始割腕的,但是床板此刻已经渗出不少的血了,我严重怀疑她此刻离休克不远了。

「她们宿舍就没人救她吗?」

「她们班除了刘小兰都去春游了,她自杀那会儿那些畜生正在吃午饭呢。」

BIE——SI

别死!算我求你了,刘小兰。

WO——HAO——WU——ZHU

我好无助。

我不知道刘小兰现在处于失血的哪个阶段,她的状态又是怎样,但是相比较于最初,她此刻的敲击声微弱了不少。

XIAO——HUI——XI——HUAN——NI

实在是太麻烦的操作了,我敲完这一串,甚至不确定我有没有敲错或者她能不能听明白。

小辉喜欢你。

我想告诉她,她并不孤独。

E——N

嗯。

嗯?

刘小兰就回了我一个嗯?

我有些琢磨不定了,她没有狠狠地割开自己的手腕,她还对世界有什么留恋的,那是什么呢?

我想起一件之前没有搞清楚的事,既然此时跟小辉摊牌了,我不妨再多问一句。

「你为什么想要陷害大华?」

我能想象此时屏幕那头小辉的惊骇,此时对他而言,我像是一个拥有读心术的先知,不仅能够知道他悄悄做过什么,甚至还能读出此刻他内心正在挣扎的想法。

「因为,我经常看见他偷偷跟刘小兰见面,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大华还摸她头发……」

我皱了皱眉:「你不知道大华是刘小兰同父异母的亲哥?」

小辉安静了。

「真的?」小辉问。

怎么回事?小辉真不知道大华跟刘小兰的关系?他们既是同乡,小辉还是大华发小,居然连他也不知道?

我的记忆被拉回到大华喝醉的那个夜晚。

「俺们 CD 的,就没一个喝啤酒是论瓶的,都是箱!三箱!五箱!那叫一个牛逼!」大华说,然后他叹了一口气,「酒真是个好东西,可惜我不能经常喝……」

「为啥呀?你想喝就喝呗,哥儿几个陪你就是了!」阿清搂着大华的背。

「不是因为这个。」此时大华已经有些醉了,他有些笑容,也有些感伤,「我小时候有白血病,医生不让多喝的……」

大华小时候有白血病。

他是怎么治愈的?

治疗白血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亲属的脐带血。

难道说刘小兰的出生完全是为了救大华?

这不是我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很多新闻里都有报道,为了治疗自己患白血病的孩子,夫妻俩选择怀孕二胎。

那么很有可能刘小兰就是大华的亲妹妹!只不过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甚至在被抓之前还对我有所保留。

我赶紧继续敲床板。

DA——HUA——AI——NI

大华爱你!你不要轻易想自杀,你还有大华!

她停下了片刻。

E——N

嗯。

又是「嗯」!

她到底留恋的是什么?

突然,我像是触电一般,整个人僵住了。

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诡异的空间?

为什么这些事需要我来串联?

答案只有一个。

像是输入密码一般,我在床板上敲下:

WO——AI——NI

第十二章

刘小兰停止了敲击。

我摸不清她此刻的心理。

但是我明白,这一切,一定都与我有关。

如果刘小兰在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是我的话,那么为什么是我?又在什么时候开始是我的呢?

我跟刘小兰没有任何直接的交集。

血还在蔓延。

我突然意识到,刘小兰很可能不是因为在思考而停止敲击,她可能已经休克了!

怎么办!

怎么办!

虽然下方的这个女生我一句话也没有交流过。

可是我不希望她死去。

「她们班除了刘小兰都去春游了,她自杀那会儿那些畜生正在吃午饭呢。」

中午?

刘小兰是在中午死去的?

我看了看床帘外明媚的阳光。

难道说……床帘外的时空进行的是刘小兰正在死去的场景?

事到如今,也只有赌一把了!

既然这个箱子没有人能从外面打开它,那我这只薛定谔的猫就要自己冲破箱子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往床帘外猛冲出去。

「咚!」

我没有料到,床帘外的天地居然是倒过来的(或者说我的床铺在这个时空是倒挂着的),我刚一飞扑出去,居然头着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然而我已感觉不到疼痛,捂着脑袋,往 A 铺床位看去。

床铺上,张着跟我一样的床帘。

我伸手想要拉开,却在触碰到帘子的瞬间,触电般地收回。

因为,我瞥见窗外有只鸽子,半飞在空中,一动不动。

时间不在流逝!

静止的时空,封闭的床帘后,生死未知的刘小兰。她才是薛定谔盒子里的「猫」。

贸然打开床帘,两个时空必坍缩其一,刘小兰活着与死亡的可能性各占 50%。

我赌不起。

我需要找到增加她活着的可能的筹码。

我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啪嗒,一本破旧的本子掉到地上。

我捡起来,是刘小兰的日记。

第十三章

《刘小兰日记》(内容太长,我只理了个大概):

我叫刘小兰。

20 年前,我出生了——为了给哥哥提供脐带血。

或许是妈妈怀我的时候,只想着救哥哥的命,一着急,把我的声带给蹭坏了。

我有很重的口吃问题,好在我成功地救下了哥哥,我成了家里的功臣。

然而,功臣的辉煌抵挡不了家庭为了抚养两个孩子日益加重的负担。

那天,妈妈带着哥哥离开了家,爸爸哭着跪倒在妈妈脚边要她别走。

我依稀听到有什么「大老板」「不能生育」「给大华一个光明前途」之类的话,然后爸爸妥协了。

妈妈走后,爸爸坐在地上一整夜。

第二天他红着眼给我做了顿丰盛的早饭——是用妈妈给他的钱。

妈妈走后,还时不时给家里寄钱用来补贴,加上申请了贫困补助,我和爸爸相依为命的生活也勉强能过。

或许是对我怀有愧疚,懂事后的哥哥对我很好。

他怕「脐带血」的事给我背负什么阴影,他对此只字不提,甚至以其他各种身份接近我,以及帮助我。有一个高年级的哥哥挺酷的,从小学到初中,我都没有因为说话慢慢吞吞这件事受到别的同学的欺负。

其实我早就不在乎了,尽管有时候捕捉到风影(比如填身份信息时,我跟哥哥的亲生父母名字一模一样等)的同学会说「小兰她出生不正」「听说她在家里就是可有可无的」,但是这些并不怪哥哥。相反,我挺为我一出生就能救人而自豪。

九年制义务教育结束了。

我终究还是因为上不起贵族学校,去了我们当地一所普中,也与哥哥暂时地分开了。

为了能够念到大学,所有人铆足了力气,大家都是说得少做得多,因此,口吃这件事也并未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它根本就不在别人的关注点上。

高二时,我听说了哥哥被 XX 大学录取的消息,我打心底里为他高兴,因为他一直都是我的榜样,从那之后,我开始拼命奋斗,我希望能够在大学再见到哥哥。

现在回想来,那段时光该是我最充实的时光了吧,拥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没有人关注我的缺点,我是既自由又充满干劲的。

两年后,我在大学跟哥哥相遇。

他像是早有准备一般,领着我东跑西跑,吃各处的美食,给我讲各种校园趣闻。

我兴奋地接受着这一切。

哥哥还是那个哥哥,他愿意为了我,付出许多许多。

可是,他却不总能在我身边。

他有空的时候,会偷偷找我,给我讲他宿舍的故事。

从他的口中,我听到了逗比但聪明的阿清,充满文艺范的小北,还有那个有些憨厚老实的小辉。

小辉可真是老实到透顶,我明明好几次看到他站在墙角或是蹲在桌椅后偷看我和大华哥,可他就是不过来。

「小兰我告诉你,我在小辉抽屉里看到好几张写给你的信嘞!」大华也真是,看破不说破,只是有时假装往小辉所在的地方张望一下,小辉就立马躲了起来,再次抬头已是满脸通红。

所以啊,在我希望,小辉应该勇敢一点,他最好啊,能做出一些勇敢的事情来。

小北呢?

我是在校园十佳歌手的比赛里看到他的。

他唱了一首很舒缓的歌。

「漫天的星光闪烁

成了坠入你瞳孔的萤火

你闭上了嘴巴

轻声说你爱我」

哪有少女不怀春啊,聚光灯下的他是多么耀眼。

如果真的能不用说话就能表达爱意就好了,我想。

如果我的世界里真的可以有小北,他能为了救我奋不顾身吗?

可是,大学不总是有阳光。

自从郑美慧她们得知我口吃之后,我就成了这间宿舍里的下等人。

马桶没刷,她们让我去刷。她们会恶趣味地在马桶上留下一些挂壁的脏物,然后亲眼看着我把它抠下来。

不管谁点了外卖,她们都让我去拿。最多的一次,我一个人提着她们三人六个热水瓶上下楼梯。我摔倒在滚烫的热水中,一个水瓶碎了,她们撕扯着我的头发,咒骂着我。

她们嘲笑我老旧的衣服,嘲笑我不标准的发音吐字。

她们终于还是发现了哥哥跟我在一起吃饭这件事。

「就凭你这个哑巴,也想攀上学长?」郑美慧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我警告你!大华学长是我的,你要敢跟老娘抢,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花了那么多钱,去做脸,去买好看的衣服,学长看都不看我一眼,他凭什么对你那么好!」

对于他们的恐吓和动手,我没有过多解释(就我这重度口吃,解释起来又要被她们嘲笑好一番),我只是收拾了一下被揉乱的衣领,希望此事到此为止。

可是人心的丑恶,远超出我的想象。

那一天,她们居然扒下了我的衣服!

她们恶毒地笑着,把我的粗布衣裳撕碎,然后用单反记录下来,她们恐吓着我,嘲笑着我,辱骂着我,我甚至来不及惊讶和痛哭。

我多想把这件事告诉给哥哥,告诉给小辉,他们一定会为我伸张正义。

可是小北呢?

小北如果看到了我的照片和视频,他会怎么想我呢?

我不知道。

我真的好混乱啊。

我多奢望第一次面对小北,能够一身纯洁且十分顺利地跟他打一声招呼。

为此我已经在私下练了无数遍「你好,我叫刘小兰」,可是郑美慧记录的内容,撕碎了我最后一点遮羞布。

或许,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如果我提供完脐带血就死去,家里就不会有那么大的负担,说不定爸爸妈妈还能在一起。

如果我小学时就死去,哥哥就不用为了我跟别的男生打架,打得满头是血还被找了家长。

如果我大学前就死去,就不会在心底里默默地爱慕着一个人,这样痛苦自卑,担惊受怕。

为什么,为什么爱我的人总是离我忽远忽近?

而为什么伤害我的人却能活得这么潇洒自在?

第十四章

我终于了解了关于刘小兰的故事。

我看到她在两句「为什么」下用红笔划出的深深的印子,像是质问,也像是答案。

如果刘小兰就这么死了,那么爱她的人就不只是离她忽远忽近这么简单了,刘大华会被抓,小辉如果行窃暴露,同样会面临拘留(那可能是更往后的时间线了)。

反观郑美慧呢?作为主谋的她竟在三条时间线里都没有受到伤害(在被刘大华追杀并打我电话的时间线的结果未知)。

我大概明白了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伸张正义的人处牢狱之灾,频频作恶者却可以全身而退。

我要改变这样的结局。

我坐到椅子上,开始分析起来。

此时电话那头的小辉应该情绪极不稳定,刚刚偷了东西,还被我没头没脑地说着救刘小兰的话(在他的视角里肯定越想越诡异),电话那头的大华已经无法接通了,而阿清所处的时间线又太过滞后。

怎么办?

怎么办?

我看着刘小兰的日记本,陷入了思考。

刘小兰出事后,郑美慧三人不但没有被责问,反而被保研,这说明记录着郑美慧三人所作所为的日记本等之后一定被郑美慧她们藏起来了。

但是单反里的视频她们没有删,大华看到却没有带走是因为他觉得用视频举报三人已经没有必要,他要用他自己的方式去报仇(也就是杀人),但视频最终被小辉带走,赃物是不能作为法庭审判定罪的有效证据的,即便法庭判定郑美慧涉嫌校园霸凌,她所受到的处罚,也不足以偿清她的罪恶。而小辉在关键时刻的懦弱,甚至会把偷窃的责任推到大华身上。

我没有更早的时间线可以去改变大华和小辉的行动轨迹,他们两人先后进入女生宿舍将会是定局。

在这个静止的时空,我焦躁万分。

怎么办?

怎么办?

我忽然一个激灵。

我所在的时空不就是最早的时间线么!

尽管外面的时间是停滞的,但是宿舍里的日记却可以被翻动,椅子也可以被移动,我完全可以开门出去,在各处留下提示让人去救刘小兰啊!

只要刘小兰活着,大华和小辉就不会做出这些事。

我激动地冲向门去,但是下一秒就如冷水浇头——这扇门像被焊死了一样,根本打不开。

难不成,这间宿舍也成了「盒子」?

我又成了「猫」,而刘小兰,则成了「盒子」里的「盒子」中的猫。

我颓废地坐在地上,突然歇斯底里地踢向竖在一边的大提琴。

一脚,两脚。

我想拉开帘子,问里面的刘小兰该怎么办,但我害怕会因此改变相对静止的属性(床帘里的刘小兰此时相对我而言是静止的,我只有回到我的床帘里,她的时间才跟我的时间同步流逝),使得原本还有一丝气息的她,在这个时间流动的寝室里,白白流干最后一滴血。

我看了一会儿如同铁幕一般的帘子,低头漫无目的地刷起手机。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让我困在这个不明不白的时空中吧……

我看完跟小辉的聊天,看完跟大华跟阿清的聊天,看完「郑美慧」发来的信息,然后是学校的贴吧,然后是警方的通报。

我忽然觉得警方的通报似乎有了些许变化,但是第一时间却没有能够抓住。

我又仔仔细细看了四遍,身体因欣喜而战栗起来。

「经确认,几名女生共丢失电脑两台、ipad 平板一部、手机一部、微软平板电脑一台、单反一台。」

大提琴没有了!

我看着角落里被我踢成碎片的大提琴——我在宿舍内所做的事,同样可以影响后续的时间线!

单反!我要先找到单反,如果我是刘小兰,我一定不希望刘大华为了自己,而身陷囹圄。

我取出 SD 卡。

然后,我打开跟大华的对话框。

果然,连「不要相信你的眼睛」这句话都不复存在。

「还好吗?」我问大华。

「不太好。」他居然回复了。

「怎么了?」

「还能怎么,小辉偷人家宿舍被抓了呗。」

小辉被抓了!

我又赶紧打开跟小辉的对话框。

「我看见你给刘小兰送花了,我也知道你刚才为了刘小兰去偷了女生宿舍,如果你已经看到单反里的内容,你应该已经知道是谁害了刘小兰。」

「现在情况很复杂,但是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刘小兰目前还有救!!!!!!」

这段对话后,小辉再也没有回复。

糟糕,单反里没有刘小兰的视频,小辉此时肯定是不会相信我的。

我改变不了小辉偷窃的行为,我又该怎样改变跟小辉的对话呢?

把单反砸了!

我猛地将单反扔到地上。

这样小辉根本就不会带出单反!

我赶紧查看对话。

我失望了。

小辉发来的照片里果然没有了单反,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我跟小辉之间的对话。

「小辉,你相信我!把东西还回去!」我发给他。

没有回复。

我又打开跟大华的对话,上面的对话也没有改变——小辉因为偷窃被抓。

我到底该怎么办!

有了!

让郑美慧她们的罪行在更早的时间里被曝光出来!

如果郑美慧她们在刘大华进入宿舍前就受到惩罚,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就算刘大华想要杀人报复,也不可能去警局行凶。

那么等我回到正常的时间线,一切还都来得及!

怎么样曝光呢?

我想到之前困在床帘里时,透过缝隙看到外面的阳光。

我看着宿舍的门缝,心意一动。

把 SD 卡扔出去!

我蹲在门边,却犹豫了。

刘小兰是多么不想自己裸体的视频被公开,甚至为此割腕自杀。

我不能让 SD 卡在交付警察之前,还流落他人手中。

那还有什么可以记录的物件呢?

我不停翻找着。

突然,我一拍脑袋。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刘小兰的日记!

可是日记本太厚了,狭窄的门缝根本丢不出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一页一页撕下来,推出门缝之外。

第 23 页:妈妈离开了刘小兰

第 48 页:刘小兰小学时受到欺负,哥哥保护他。

第 74 页:刘小兰听说哥哥念了大学,心里暗暗努力。

第 92 页:刘小兰看见躲在角落里的小辉……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我往下铺的床帘里去。

我来不及呼叫,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昏死过去。

第十五章

我睁开眼,阳光明媚。

怎么回事?

我打开手机,16 日上午 8:30。

怎么回事?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宿舍里只有我一人,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下楼吃早饭。

我迟迟没有回过神,如果说那只是一场梦,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忽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大华!」我喊。

他一愣,转过头。

「哟,知道我饿了,特地给我买的早饭?」我看他手里拿着两杯豆浆,不客气地抢过一杯,喝了起来。

「额,这是给我妹妹的……」

「噗。」我喷到他脸上,「你妹妹?刘小兰?」

「咦?你怎么知道?」

就在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

我一阵恍惚——这张脸,跟我梦里的一模一样!

不,那不是梦!

我顺着她的手臂往下看,她的手上,深深浅浅,有着几道划痕!

她真的自杀过!但是她没死!

大华见我看着刘小兰手上的划痕失神,拍了拍我:「几个月之前,我妹妹被她之前的几个室友害了,吃了不少苦头。要不是宿管查房的时候看见门口一堆纸起了疑心,进门救了我妹妹,我妹妹可能就没了!」

因为我把刘小兰的豆浆给喝了,所以我又去买了一份早餐,递给她时,我看到刘小兰的脸红了。

「你好,我叫刘小兰。」她说得很慢,但并不口吃。

我知道,她练过很多遍。

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

「你好,我叫李小北。」

她笑了,笑得那样灿烂:「我……我梦……梦到过你……你救,救了我。」

「看,那个贱人……」不合时宜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我们的耳朵。

我循声看去,牙齿咬了起来——郑美慧!

「啪!」一巴掌。

郑美慧愣了。

刘小兰愣了。

我和大华也愣了。

小辉一只手拿着一束花,一只手狠狠落在郑美慧脸上。

过了一会儿,郑美慧尖叫着跑开。

「这种人,就是人渣!」我把小辉拉到桌边,「别跟她一般见识!」

别跟她一般见识?那是说给小辉和大华听的,至于我嘛……

毕业晚会的那一天,我早早站到了舞台中央,今天我受学院邀请,在晚会前带着乐队做暖场。

在我的提议下,学院还特别设立了一块匿名表白墙。毕竟,毕业之前,有太多太多的秘密等待一个告白。

「漫天的星光闪烁

成了坠入你瞳孔的萤火

你闭上了嘴巴

轻声说你爱我」

我轻轻唱着,我知道,此刻台下某个角落,小兰正坐在她哥哥的身边,静静聆听。

就在这时,突然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凝固。

表白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裸照。

「××学院××级××班女生郑美慧借贷款 3 万 5000 余元,超过 3 个月未还……」

有的人还未反应过来,有的人已经开始举起手机「咔嚓咔嚓」拍起照来。

「郑美慧是谁?」

「没听说过呀,但是长得还真不错……」

台下的人已经开始议论起来。

台下逐渐出现骚乱,暖场也难以进行,我静静地站在台上,尽量表现得惊疑一些。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这张照片被从表白墙上撤下,但我知道,它会牢牢地紧贴在互联网的某个角落,再也清除不干净了。

骚动迅速平息,毕竟今晚,主要是属于即将毕业的人们。

一曲终了,我看到台下有情侣相拥着,灯光仍在晃动,组成光的海洋。

我在人群中寻找刘小兰的身影,我有些话想对她讲。

就在这时,我瞥到表白墙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刘小兰!我是小辉!我喜欢你!」

奶奶的,这个龟孙敢跟我抢!

老子要公平竞争!

【我不是盐神】第 22 节盒子与猫-旺仔资源网
【我不是盐神】第 22 节盒子与猫
此内容为免费阅读,请登录后查看
仔币0
免费阅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49赞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