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盐神】第 3 节熊偶之祸

熊偶之祸

你们身边有没有那种人?

看上去话不多,有些自闭,喜欢一个人待着,但总能吸引女生的眼球。

鲍帅就是这种人,他入职的时候,熊月沉寂了许久的心,久违地跳动了一下。

熊月今年 25 岁,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业务能力都是拔尖的,一直不乏追求者。但她迷信第一眼的眼缘,所以直到现在也还是单身。

鲍帅人长得高高瘦瘦,眉清目秀,身上有种时下很火的破碎感,是熊月最喜欢的那一挂。

然而相处下来,所有人都发现,鲍帅这个人有些自闭和无趣。

到最后,只有熊月愿意跟他说说话。

因为熊月觉得自己找到这么合眼缘的男生实在不容易,而且腼腆的男生更适合做男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鲍帅身上一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也就是所谓的「故事感」。

01

一天傍晚,两个人下班一起往公司宿舍走。

熊月是不住公司宿舍的,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和鲍帅增进感情。

突然,鲍帅的脚步停了停,他看向熊月说道:「你跟我走这么近,不觉得我很怪吗?」

「说实话,你偶尔会给人这种感觉,但我相信,真正的你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熊月答道。

鲍帅上前两步,离熊月的脸很近,他眨眨眼:「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但你不能和别人说。」

熊月望着鲍帅点点头:「好,我不说,咱们拉钩。」

鲍帅摇摇头,语气不容拒绝:「不行,你必须发个誓。」

熊月不禁皱起了眉头,她一直被许多男生追捧,从没这么被动过。但转念一想,她确实对鲍帅背后的故事很好奇……

「 好,我发誓。如果我泄密,就让我人间蒸发,消失不见。」

鲍帅直勾勾地盯着熊月,不说话了。

最后,在熊月迫切的目光下,他才缓缓开口:「其实,我一点都不自闭。我宿舍里有一名室友,我们每天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无话不谈。」

熊月很震惊:「你确定是室友吗?不是住在其他寝室的同事吗?」

鲍帅一脸认真:「不,是室友。他是个戴眼镜、喜欢穿白衣服的男孩,身高跟我差不多。除了我的室友,住在其他寝室的同事我都不认识。」

公司从成立到现在 ,所有的员工宿舍都是单人间,鲍帅哪来的室友?!

熊月的脸色有点发白:「那你室友叫什么名字?」

「他叫阿瓜,阿弥陀佛的阿,西瓜的瓜。」

02

「熊月,我跟你说了好几遍了,公司里没有阿瓜这么个人,你要是没别的事,我还忙着呢。」

小梨不耐烦地望着熊月。小梨是公司的人事。

熊月一再追问:「不不,小梨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有没有可能是你遗落了谁?他是个戴眼镜、喜欢穿白衣服的男孩。」

小梨崩溃地看着熊月:「月月,我向你发誓。真的没有这个人,公司就这些男生,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

是的,公司就这些男生,如果真有一个同事叫「阿瓜」,她自己不可能没印象的。

难道,鲍帅背着公司,偷偷让一个外人住进公司宿舍了?

很有这个可能。虽然宿舍是单人宿舍,但房间里的空间很大,如果鲍帅偷偷再往里面放一张床,根本就没人知道……

熊月决定晚上下班后悄悄去鲍帅的宿舍调查一下。

下班了,同事陆陆续续地离开,熊月一路跟着鲍帅来到了 B 区的寝室楼。

她先是躲在楼外等了几分钟,确保鲍帅进入了寝室才悄悄进了楼。

这栋楼是公司租来的,所以只有二楼住着同事,二楼没装灯,天色太暗,显得楼道里黑暗而曲折。

熊月悄悄来到 201 房间门前,这个房间里住着一位运行部的同事,姓王。

熊月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房门,报了名字后,小王打开门探出头来。

「熊月?」小王一脸的惊喜,「公司第一大美女晚上敲开我的房门,难道是……喜从天降?」

熊月赶紧低声打断他:「小点声!我问你,鲍帅的寝室是哪个房间?」

小王一脸失望:「你居然是来找他的?那个闷葫芦有什么好的?」

「去你的!我跟你说正经事呢,我是找他有事情!」熊月拉下脸来。

小王立马老实了,他指了指走廊最里面的一间房间说:「就是那个房间喽。」

熊月顺着方向看过去,小王指的是 246 房间。

「谢谢。」熊月看着小王的眼睛,犹豫了一下,「鲍帅他……有室友吗?」

小王一愣:「没有啊!姐姐你在逗我玩吗?我们住的都是单人宿舍!」

熊月皱紧了眉头:「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人和他住在一个屋子里?」

小王惊诧地盯着熊月,他看了熊月半天发现她没开玩笑,扑哧一声就乐了:「这个楼层就只有 5 间宿舍有人住,而且我们几个也都不是同性恋,大家都有自己的寝室住,谁会和别人挤一起呀?而且那人还是鲍帅!」

「鲍帅他怎么了?」熊月有些好奇。

小王撇了撇嘴:「鲍帅从来都不肯和我们接触,他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我想着 B 区宿舍总共就 5 个人住,我们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啥的。结果他一来就房门紧锁,直到现在,我就没见他把门打开过,像个大姑娘似的。」

熊月回头望着角落里的那扇房门,心中的感觉也复杂起来。

「也就是说,他的房间绝对不会有别人?」熊月问。

「绝对没有!这栋楼除了他就我们 4 个,要不我把他们仨都叫出来,你挨个问问?」

熊月摇了摇头:「不必了。」

小王点点头,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不过,虽然没人进去,但他的屋子确实有点古怪……他那寝室里面听上去很热闹。」

「热闹?」熊月有点糊涂了。

「 是啊,那动静感觉不是一个人能搞出来的,也不知那小子自己在屋里干嘛,反正是挺奇怪。」小王叹了口气。

「谢谢。」熊月怪异地看着 246 房间,陷入了思考。

「行,那个没啥事我就进屋了,拜拜,小熊美女,有空常来玩。」小王挥了挥手,随即关上了房门,走廊再次陷入了黑暗和宁静。

熊月定定地望着 246 房门,脑海里开始无法抑制地思考——鲍帅的屋子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03

熊月蹑手蹑脚地向 246 房门走去,她悄无声息地站在了门前。

她一点点弯下腰来,把耳朵轻轻贴在了房门上。

「咣咣咣……咣咣咣……」

熊月听到了低沉的脚步声,屋子里有人在来回走路。

「啊哦……哦欸……」

接着是哼曲声,听声音像是鲍帅哼的。

熊月有点吃惊,想不到他在寝室的时候居然还会哼歌。

「吧唧吧唧……」

还有吃东西的声音。

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哼曲的声音消失,这说明两种声音是一个人发出来的。

熊月听了好一会儿,屋子里除了脚步声、吃饭声、哼曲声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这里明明就是单人寝室,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呢?熊月越想越觉得这一切有点荒诞,就想离开了。

就在熊月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屋里面突然传出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这声音很清晰,一听就知道是鲍帅:「唉,好累啊。」

然而就在鲍帅话音刚落之际,屋里传出了另一个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说:「是有工作压力吗?」

那声音很低沉而且语速很快,但熊月肯定,那绝不是鲍帅的声音!

接着,在熊月的震惊中,两个声音开始了连续的对话:

鲍帅说:「也不是,只是觉得生活很奇怪。」

那个声音说:「到了陌生的环境都这样,慢慢就好了。」

鲍帅似乎笑了笑,说:「我适应环境比较慢,但公司有一个女孩子对我很好,她叫熊月。」

鲍帅竟然谈到了自己?

熊月的大脑一片空白,看来,这个奇怪的声音就是鲍帅的「室友」阿瓜了。

只听阿瓜声音低沉地说:「你是不是喜欢她?」

鲍帅沉默了一下:「她很优秀,而且,我感觉她也对我有好感。」

阿瓜:「我也能感觉到。」

鲍帅有些出乎意料:「你能感觉到?不会吧?」

阿瓜:「我当然能感觉到。」

阿瓜的声音很平静,不带有一丝起伏:「我能感觉到她对你的关注,我甚至能听到她观察你时的心跳声。你听,那咚咚的声音越跳越快,你听,即便是现在,我也依然听得一清二楚。这声音清晰得……清晰得仿佛她现在就站在门外。」

!!!!!

熊月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后背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难道这个阿瓜真的隔着房门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

鲍帅说:「那好,我们打个赌,我现在去开门。如果熊月没在门外,你就得请我吃冰淇淋。」

阿瓜说:「好。」

接着,一个脚步声快速响起。

糟了!熊月大吃一惊。

她顾不上其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轻声走了几步,然后向楼梯口拼命狂奔,抢在鲍帅开门之前冲出了寝室楼。

熊月沿着来路猛跑,此刻天已经黑透了,一阵微风使远处的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熊月跑着跑着回头一看,看见宿舍楼二楼有个男生正站在窗前静静地望着她。

那男生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 ,脸部是模糊的一团,看不真切。

熊月辨认了一下位置 ,那扇窗户正是 246 房间。

04

晚上回到家,熊月越想越害怕。

偏偏鲍帅给她发来了一条微信消息:「在吗,熊月?今天给你讲一件有趣的事情。」

熊月自觉心跳加快,她镇定了一下回道:「我在,你说吧。」

鲍帅 :今天晚上回到寝室,我和室友阿瓜聊到了你。

熊月 :哦。

鲍帅 :我们聊着聊着,阿瓜突然说你就站在我寝室门外,于是我就和他打赌。

熊月 :你赢了?

鲍帅 :当然!

鲍帅 :不过当时门外确实有一个人,我一开门他就慌慌张张地跑了……但最后,阿瓜还是请我吃了冰淇淋。

这样看来,窗前那个白衣服的男生应该就是阿瓜了。

熊月想了想,打字道:「鲍帅,你可不可以把你室友的微信给我?」

鲍帅 :你要阿瓜的微信干嘛?

熊月 :也没什么,都是朋友,我留一个联系方式而已。

鲍帅沉默了两分钟,似乎在思考,随后回复:「我帮你问问阿瓜,这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好。」熊月耐心地等待着。

又过了两分钟,鲍帅回复:「他同意了,我把你的微信推给他了,他已经加你了。」

熊月的手机显示有一个联系人请求加为好友。

熊月一看 ,这个联系人的头像是一片虚无的白色,白色与微信界面的颜色融为一体,无法看出边界,下方的名字只有两个字:

「 阿瓜」

熊月点击同意,开始和阿瓜聊天。

熊月 :你好,我是鲍帅的同事,我叫熊月。

阿瓜 :你好,我是阿瓜。

熊月 :据我所知,我们公司应该没有一位叫作阿瓜的同事,请问您是如何住进来的?

阿瓜 :鲍帅让我住进来的。

熊月 :那么,您在哪里上班?

阿瓜 :不上班。

熊月 :那么,您家在哪里?

阿瓜 :没有家。

熊月拿着手机感觉有点怪异了,她发现阿瓜的回复很快,而且每次回复的时间好像是完全相同的,就像是一个机器人。同时,熊月也在和鲍帅聊天,鲍帅回复的速度明显变慢了,内容也多是询问他们在聊什么。

而且鲍帅和阿瓜的信息全部都是交错发送过来的 ,从没有信息重叠的情况,这就很可疑了——好像是两个人在用同一个手机,或者应该说,这两个账号是同一个人在操作。

这个人用鲍帅的号打字 ,阿瓜的号就暂时等待;用阿瓜的号打字,鲍帅的号就无法发送信息……

一种非常不好的直觉从熊月的心底升腾起来。

可能根本就没有阿瓜这么个人,很可能是鲍帅患有双重人格或是什么其他的精神疾病,这种病让他用不同的声调自言自语,也让他变得敏感且充满幻想。白天他完全沉默下来,到了晚上,他就开始和自己想象中的室友滔滔不绝。

熊月感觉浑身有点发冷,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为了进一步验证自己的猜想,熊月对阿瓜说:「可不可以请你发一条语音信息过来?」

这一次,阿瓜整整过了两分钟才发来一条仅 1 秒钟的语音。

熊月点开播放,只听一个低沉而快速的声音说道:「你好熊月,我是阿瓜。」

熊月仔细听了两遍,她确定这正是从鲍帅屋里传出的那个声音。

于是,熊月也通过语音说道:「阿瓜你好,听说你和鲍帅是很好的朋友,你能不能给我发张照片,我还没见过你的样子呢。」

信息发送后,熊月还很有诚意地先发了一张自己的自拍照,然后耐心地等待。

时间过了足足有 5 分钟,阿瓜的微信才回话:「对不起,我不喜欢拍照片。」

熊月不甘心地继续说道:「让我看一看你吧,我对你是真的很好奇,就发一张。」

这次,阿瓜迟迟都没有回复。

熊月问鲍帅:「你有阿瓜的照片吗?我想看看他的样子。」

鲍帅回道:「我没有他的照片,阿瓜不喜欢拍照。」

「那你们现在拍一张好不好?拍了我请你们吃饭。」熊月不甘心地继续说。

她打心眼里希望自己是错的,只要能看到一张双人合影就能说明鲍帅的精神是正常的,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是怎样瞒过公司同事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然而,过了 5 分钟,鲍帅却回答:「不,阿瓜已经睡了,我也要睡了。」

熊月的情绪一落千丈,这时鲍帅又接了一句:「明天晚上来我寝室一块吃饭吧,阿瓜说他想见见你,你也顺便来尝尝我的手艺。」

熊月呆滞地看着手机屏幕的这行字,回了一个:「好。」

05

尽管鲍帅主动提出让熊月见见阿瓜,但熊月的直觉告诉她阿瓜身上有太多的疑点。

下班了,今天的天空很暗,一阵凉风吹着路边的树木,发出哗啦的声响。

熊月跟着鲍帅来到 B 区宿舍,上了二楼。宿舍楼道显得比昨天更黑,熊月觉得自己好像从没来过这栋楼似的。

246 房间门前,鲍帅掏出钥匙,缓慢地插进了钥匙口。

熊月站在鲍帅身后,心脏在胸膛里咚咚打鼓,时间仿佛都慢了下来,熊月脑海中连续闪动着画面:一个穿白衣服、戴眼镜的男孩正坐在屋里,面带微笑地等待着他们。

熊月深吸一口气,关于阿瓜的一切秘密在这一刻就要揭开了。

鲍帅咔嗒一声打开门锁,将门向外一推,门开了,屋内的空间逐渐展露出来。

熊月眼睛眨都不眨 ,这扇门如同一个缓慢打开的帷幕,整个屋子就这样一点点呈现在熊月和鲍帅的眼前——屋子里面没有人!

熊月的脸色唰地就白了,她立即转头看向鲍帅。

鲍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也疑惑地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低声道:「奇怪,我叫他去买菜,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他去买菜了?!」熊月难以置信地问。

鲍帅率先走进屋子,他找来两张椅子:「是,你先坐,我给阿瓜打个电话。」

说着,他拿起手机在上面按了几个号码,然后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屋子里很安静,门开着,熊月悄悄走近两步,竖起耳朵,试图聆听电话里的声音。

「喂,阿瓜,你到哪里了?熊月已经到了……嗯,你快点回来吧。」

整个过程,246 寝室除了鲍帅的声音,只剩下熊月的喘息,她没有从手机里听到一点阿瓜的声音。

鲍帅放下手机,转头对熊月说:「对不起,是我叫阿瓜出去买食材,他很少出门,所以不熟悉路,我先给你拿饮料。」

说着,鲍帅走进厨房端来两杯橙汁。

「谢谢。」熊月心不在焉地接过来。

两个人在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06

熊月开始环顾鲍帅的这间寝室。

这是一间十分简洁的单人间寝室,地面光洁如新,垃圾桶里空空如也,书桌上面空荡荡的,衣柜里面也没有悬挂任何衣物。要不是床板上铺着一层薄薄的被褥,熊月根本找不到这间屋子有人住过的迹象。

「你……你和阿瓜两个人睡在一起?」熊月皱紧了眉头问道。

鲍帅怪异地咧咧嘴说 :「不,我们一个人睡床上,一个人睡地下。」

「哦……」忽然,熊月的目光停留在了鲍帅的床上。

那上面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那是一个白色的 、脏兮兮的玩具熊。

熊月皱起眉头。

一个男生,而且还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男生,居然喜欢毛绒玩具?

熊月伸长了脖子仔细打量那个玩具熊:熊的左手已经开线,从里向外露出一些蓝白相间的棉花,一只耳朵也已经残缺不全,像是一个被丢弃的破烂。

再仔细一看,这只熊身上的毛只有上半身是白色的,它的下半身是黑色的,熊脸上还用黑线缝了张嘴和一副黑框眼镜!

这个怪异的熊让熊月的感觉很不好,她移开目光重新看向背对自己的鲍帅:「鲍帅,你……你在干什么?」

鲍帅没有转身,他淡淡地回答:「我在等天黑。」

「天黑还用等吗?」熊月的后背有点发毛。

突然 ,一阵凉风从窗户吹进屋里,「轰」的一声,246 寝室的房门竟然关上了!

熊月猛地打了个颤,她忽然想起昨天也是这个时候,自己正趴在这间屋子的门外偷听屋里面的动静。

寝室里太安静了,鲍帅的背影如同一块漆黑的木板,熊月听不到鲍帅发出任何的声音,她自己也忍不住屏住呼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就等了 10 分钟,安静的空气仿佛一个碾盘正在缓慢地研磨着熊月脆弱的心脏,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氛围,站起身说道:「鲍帅,阿瓜怎么还没回来?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鲍帅面朝着窗外没有回头:「再等一等吧,阿瓜回来没有看到你会很失望的。」

「可是……」熊月此时很想夺门而出,但鲍帅似乎根本不担心她会跑掉。

直觉告诉熊月 ,如果她那么做,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时间缓慢流逝,转眼又过了 20 分钟,熊月一边扣着手指一边张望着鲍帅的背影,她心里躁乱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鲍帅为什么要等天黑 ?天黑和做饭有什么关系?等到天黑,鲍帅要干什么?

熊月觉得自己必须有所行动,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脑袋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熊月决定给阿瓜发微信。

如果,阿瓜根本不存在,那么这一刻鲍帅就会露出马脚。

熊月手指有些颤抖地在手机上写道:「阿瓜,你怎么还没回来?」

然后点击了发送,她深吸一口气,侧耳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屋子里仿佛沉入了水中一样静悄悄的,熊月听不到鲍帅的呼吸,也听不到自己的呼吸……

「叮咚!」

消息提醒的铃声在屋里猛然响起!

熊月的心一抽 ,她低头一看,呆住了——阿瓜回消息了!

只见阿瓜回复道 :「我马上就到了,等我。为了弥补过失,我提前让你看看我的样子。」

说着 ,他还发来了一张图片。

熊月反复点着那张图片 ,但不知是不是信号不好,图片始终加载不出来。

熊月又看了看鲍帅的背影 ,他刚才一动未动,这条消息绝不可能是他发的,也就是说——阿瓜,真的存在!!!

07

熊月感觉一阵眩晕。

阿瓜存在,说明阿瓜真的瞒过同事住了进来,他真的隔着门板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他还通过窗户看到过自己的模样……

这一刻,熊月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她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小王的微信,悄悄发了一条微信给小王:「小王,我在 246 寝室,你帮我个忙,来叫我出去一下,快!求你了!!」

然而,消息刚发送过去小王就秒回了:「我马上到了,等我。」

熊月觉得不对劲 ,仔细一看,只见小王的微信头像不知何时也变成了虚无的白色,那样子分明与阿瓜的头像一模一样!!

这怎么回事 ?熊月呆滞了一下,她又试图给其他人发消息求救。

然而 ,微信里所有好友的头像竟然都变成了白色,每一个头像右上角都有一个红色未读消息,点开全部都是那句:

「 我马上到了,等我。」

一阵寒冷从熊月的脊椎蹿上来,她胡乱地按着手机,突然,不知什么东西掉下来啪地砸在了熊月的头上。

「啊——!!!」熊月被吓了一跳,往地上一看,竟然是鲍帅床上那只玩具熊。

「对不起。」鲍帅过来将玩具熊捡了起来,「没吓到你吧?」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她,那双眼睛如同两个黑洞洞的枪口逼视着熊月。

熊月喘息着站起身,踉跄地退到房门前,她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里:「阿瓜还没有回来,对不起,已经太晚了,我要走了。」

鲍帅看着熊月,他黑漆漆的脸在这一刻突然多了一丝莫名的意味:「阿瓜,已经回来了呀?」

「什么?!」熊月瞪大了眼睛,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屋子里除了面前的鲍帅以及他手里的那只毛熊,什么都没有,她惊恐地看着鲍帅死气沉沉的双眼:「阿瓜回来了?哪呢?」

外面的天早已黑了,鲍帅背对着窗户,脸部一片漆黑。

这一刻,熊月觉得,自己似乎从没有真正观察过鲍帅的模样,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怪异和陌生。

鲍帅的脸如同面具一般僵硬,他一步步向她走来,同时,慢慢举起了手里那只残破的毛熊。

鲍帅咧开嘴 ,露出鲜红的嘴唇和惨白的牙齿:「你不是想见阿瓜吗?来,向它打个招呼吧。」

熊月震惊地看着这只脏兮兮的毛熊,它的身体似乎很柔软,那张扭曲的熊脸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它的嘴角向上弯曲,好像在朝熊月微笑。

「难道,它就是阿瓜?」熊月尖叫一声,一把拉开房门,向走廊夺路而逃。

熊月连滚带爬地穿过漆黑的走廊,脚步在寂静中回荡着,她冲出 B 区宿舍楼。

此刻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小路两旁的树影诡异地跳着舞。

熊月拼命向远处狂奔,漆黑的小路是那么长,仿佛无穷无尽,熊月顺着小路跑了很久,竟然还没有跑到大路上。

熊月觉得自己跑累了,就停下来回头一看,B 区宿舍楼依然矗立在她的身后。夜幕下,这栋楼显得阴暗而诡异,仿佛是一只潜伏在远方的凶兽。

熊月双膝一软,瘫倒在地上,挣扎着,一点点爬到了路边的一棵树下。她掏出手机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这时,她猛然看到阿瓜发给她的那张照片竟然已经加载出来了。

她颤抖着 ,点开了那张照片。

照片中的主角是一只毛熊玩具 。

它似乎在对着镜头微笑 ,它身边是鲍帅那张铁青的如同面具一样僵硬的脸。

忽然 ,熊月感觉自己的腿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熊月低头一看 ,只见一只破破烂烂的毛熊就躺在她的脚边!

08

「啊——!!」

熊月一脚踢开毛熊,挣扎着爬起来,再次向远处奔跑,可是 B 区宿舍楼如同一团巨大的黑洞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任凭她怎么跑都甩不开那栋楼。

她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跑不出去了。

跑着跑着,熊月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小王打来的。

熊月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接听了电话,小王的声音立即传来:「熊月,我刚才听到走廊传来女孩的尖叫声,之后又看到你从走廊里面跑了出去,怎么了?」

熊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小王,我在 B 区宿舍楼下,你快来救我!」

小王被熊月吓了一跳:「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这是郊区,外面很黑的!快回来!」

熊月依然不敢停下,她回头看了看 B 区宿舍楼,只见其中一扇窗户前站着一个人,那人还朝她挥手。

小王说:「熊月,你看到我了吗?我在朝你挥手。」

熊月看着那个身影,她试探着也挥了挥手,对方立刻将手挥得更快了。

「先来我寝室吧,你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小王说。

熊月紧张地看着 B 区宿舍楼,胆怯地说:「不行,我怕,你下来接我。」

「鲍帅欺负你了?」小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你等着我,我这就下去接你。」

没过一会儿 ,一个穿白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生就从 B 区宿舍楼走出来了。

熊月戒备地看着对方 ,周围漆黑一片,她都看不清小王的脸。

「是我,别怕,你先跟我进屋吧。」那个人影走近之后对熊月说,然后向回走去。

熊月紧张地看了看周围,觉得这里阴风阵阵,赶忙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重新走上二楼。

熊月一边流泪一边胆怯地盯着 246 寝室的方向,那里黑乎乎的,根本看不见鲍帅的身影。

「鲍帅这个混蛋,你下次一定要离他远点。」小王说着走到自己寝室门前开始掏钥匙。

「你给你父母打电话了吗?」

「打不通。」熊月无助地说。

「别急,一会儿我帮你想办法。」

小王的房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他走了进去:「来,先进来吧。」

熊月正想迈步走进去,突然间,她的脚步僵住了。

小王的寝室空空荡荡的,屋子中央放着两个和鲍帅寝室一样的凳子,屋里那张床板上,竟然也放着一只破烂的熊。

熊月觉得不对劲,她向门楣上一看,只见门牌号上赫然写着:「246」。

「熊月,进来啊。」小王缓慢地转过身来。

在头顶的灯光照耀下 ,熊月看到小王的脸竟然是一张熊脸!

那张脸上用两条黑线缝成了眼镜和嘴巴 ,那嘴巴正向上弯曲朝熊月微笑,一个古怪的声音传来:

「 熊月,进来呀,以后咱俩就是朋友啦。」

啊——!!!

熊月惨叫一声,转身不顾一切地冲向了走廊里大开的窗户……

09

熊月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明亮而洁净的病房里。

这病房不大,只有她一个病人,病房左边是一扇很大的窗户,系着雪白的窗帘。

正午,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窗户外的草丛和河流里,反射出炫目的光华。

熊月躺在柔软的被子里,鼻尖闻到了微风送来的散发着草木气息的自然味道。

「月月,你醒啦。」熊月的妈妈正坐在床边,看见熊月醒来,她的嘴角勾起。

熊月皱了皱眉喊了声:「妈。」

妈妈轻轻地握着熊月的手,叹气道:「我和你爸都好担心你呀。你昨晚好端端怎么就从楼上摔下来了呢?要不是只有二楼的高度,你让我和你爸可怎么办呐?」

想起前一晚的经历,熊月感觉浑身一冷,她一把抱住妈妈的手:「妈,我害怕。」

妈妈心疼地搂着熊月,一下下地抚摸着她的头:「别怕别怕,都已经过去了,啊。」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拎着午饭走了进来。

「爸,你……你什么时候戴上黑框眼镜了?!」熊月十分诧异。

爸爸嘻嘻笑了一下,坐在病床的另一边:「乖女儿,现在流行这么戴,显得有文化。」

熊月仔细地看着爸爸的黑框眼镜,那镜框软绵绵的,就像用布条缠的一样,那眼镜上面也根本没有镜片。

「咱们女儿都受伤了,也没人来看望一下?」

「有,不知道是谁送了一只熊,看着还挺可爱的。」

说着,爸爸从怀里取出一个黑白相间的破破烂烂的玩具熊。

是阿瓜!

熊月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熊月疯了一般让爸妈把玩具熊扔掉,爸妈很诧异,不过熊月的反应过于强烈,他们也只好照办。

熊月内心很诧异 ,那个玩具熊是鲍帅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病房门口?

熊月拿出手机拨通了鲍帅的电话,声音颤抖:「鲍帅,你在哪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话里的鲍帅笑了:「你不是见过阿瓜了吗?我会让它回到你身边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熊月不解。

可是,电话却被挂断了。熊月不甘心地继续拨回去,却提示鲍帅的手机关机了。

什么叫让阿瓜回到自己身边 ?难道阿瓜以前就曾经出现过?

熊月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在她 25 个年头的记忆中,从没有过那个诡异的玩具熊,也没有过某个白衣黑裤的男孩。

10

在医院住了两天之后,熊月出院回到家。

「月月,妈妈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快去看看!」妈妈笑呵呵地说。

「谢谢妈妈。」熊月内心对这惊喜不抱希望,妈妈从小对她就不是很体贴。

房门打开,客厅放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熊月犹豫着把盒子打开,一个毛绒玩具熊静静地躺在盒子里。一只崭新的毛绒熊,它白衣黑裤,脸上缝着一个黑框眼镜,咧着一张大嘴正朝着熊月微笑。

熊月心里咯噔一声,总觉得这熊看起来十分不怀好意。

「月月,你不喜欢吗?」妈妈问。

「为什么要给我买熊?」熊月转头看向妈妈。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毛绒熊的吗?」爸爸笑着接口说。

「谁说的?我从来就不喜欢毛绒玩具!」熊月沉声道。

熊月突如其来的怒气,让父母不知所措,只能待在原地尴尬地搓手。

这时,熊月的手机响了,熊月回到房间接起电话,打来的是公司的人事小梨。

「喂,熊月,你好点了吗?」听筒里传来小梨关切的声音。

「嗯,我已经出院了。」

「我们知道你出事都吓坏了,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小梨,我想问你一些关于鲍帅的事。」

「 鲍帅?」小梨的语气突然变得紧张,「月月,你还不知道吧,鲍帅他死了。」

「什么?」熊月愣住了,「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下午 7 点多,尸体是在宿舍楼下被发现的,现在警察封锁了宿舍,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都不能上班了。」

熊月瞪大了眼睛——如果鲍帅前天就死了 ,那昨天和她通电话的又是谁?他说的那句话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11

心烦意乱地过了整夜,第二天,熊月去了警局。

她要调查鲍帅的死,解决这一切。

好在,这一趟并不是一无所获,熊月得到了两条重要的线索:鲍帅患有精神分裂症,以及鲍帅竟然和自己一样,老家都在小泥村。

熊月是在小泥村长大的,初中毕业之后,熊月搬到了城里。

难道,自己和鲍帅小时候就认识?

熊月决定明天回一趟小泥村,她要弄清楚鲍帅的身世,才能弄清楚阿瓜。

熊月回到家,正值午饭时间,餐桌上摆着四套餐具,还准备了四张椅子。

「家里来客人了?」熊月警惕地四处看看。

「没有啊,四是双数,这样显得吉利,快坐下吃吧。」妈妈说着坐在了熊月的左边。

「是啊月月,你难道忘了,我们家原本就是四口人的。」爸爸说着坐在了熊月的右边。

「四口人?」熊月皱紧了眉头,「第四个人是谁?」

爸爸妈妈不说话,却把那只玩具熊放在了对面的那张空椅子上!

熊月扑棱一下就站了起来。

「月月,你怎么了?」爸妈一脸关切地看着熊月,表情却好像在笑。

熊月确实还有一个妹妹 ,叫熊欣,不过在初二那年出意外死在了河里。

而熊欣从小最喜欢的东西 ,就是毛绒玩具熊!

「我不想吃了。」熊月站起身就回了自己房间。

熊月仔细回想,爸妈从自己醒来起就不对劲了,难道他们也被阿瓜操控了?

他们失忆了,把自己当成了妹妹?

这天晚上 11 点多,熊月躺在床上辗转。

她忽然听见了一串脚步声,很轻,声音到了门前就停了下来。

熊月缓慢爬下床,悄无声息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却听不到一点动静。

是幻听?

熊月不相信。

她轻轻跪倒在地上,透过门缝向外看。

竟然看到了一对毛茸茸的熊脚!

是阿瓜!它又附身在这只毛绒熊身上,它要进来!!

轰轰轰——

熊月的门被敲响了。

一个沙哑寒冷的声音悠悠传来:「熊月,你休想扔掉我。」

「你……你是阿瓜?」隔着门,熊月颤抖着问。

那个声音阴森地笑了 :「从明天开始,你做熊,我做人,好吗?」

说完,门外就没了动静。

熊月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阿瓜明天就会要她的命!

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12

天一亮,熊月就出门坐了最早一班的公交车,前往老家小泥村。

小泥村距离市区 20 多公里,上午 10 点就到了。

路过池塘,熊月突然想起,自己和妹妹熊欣都不算是真正的农村人,她们不太会游泳,只会和村里的孩子泼水玩,但熊欣是在池塘被淹死的。

这一点确实很可疑。

到了村里,熊月直奔村东的王阿婆家,王阿婆是村子里她唯一还认识的老人了。

王阿婆正坐在自家门前的院里晒太阳,看见熊月,王阿婆干瘪的嘴巴就咧开了。

「你是熊家的大姑娘?」王阿婆笑呵呵地坐起来。

「王阿婆,就是我!」熊月上前扶住王阿婆。

「你是回来玩的吗?」王阿婆问。

「是啊阿婆,我想向您打听一下,咱们村里有没有一户姓鲍的人家?」熊月问。

「姓鲍?」王阿婆抿了抿嘴,点点头,「有,你往北走,倒数第二家就是了,不过他们家在办丧事。」

「丧事?」熊月来不及和王阿婆告别,匆匆往北走。

远远地,熊月就听见村北边传来丧音,只见一家院子里摆着一个灵堂,不断放着哀乐。

熊月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口,往灵堂里一看,黑白照片上果然是鲍帅!

这里就是鲍帅的家。

不远处的草丛边传来响动,熊月转头看去,有个男人正直直地看着自己,那身影看起来无比的熟悉……他好像是鲍帅!

难道鲍帅没死 ?!

熊月顾不得害怕,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

熊月一直跟着这人来到了一个池塘边,那正是熊欣被淹死的池塘。

男人终于停了下来。

「鲍帅?」熊月惊疑不定地上前询问。

对方转过头来 ,他果然长得和鲍帅一模 一样 !

「你是谁?」他皱起眉头,声音有些嘶哑。

熊月一愣,他不是鲍帅,他们的声音不同!可他为什么长得和鲍帅一样?

「你好,我叫熊月,我是鲍帅的同事。」熊月仔细地看着对方。

男人淡淡地笑了笑:「我不是鲍帅,我是他的弟弟,你可以叫我鲍国,我从小就和我哥长得很像。刚才我看你在门口犹犹豫豫的,想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熊月深吸了一口气,把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鲍国。

「我怀疑你哥死,是因为阿瓜。」熊月盯着鲍国的眼睛说。

鲍国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你也认识阿瓜?」

熊月心中大喜:「嗯,我听你哥说过,他的好朋友叫阿瓜。」

鲍国冷笑一声:「什么好朋友?阿瓜根本就是我哥招惹来的冤魂!」

「什么?」

「我哥小时候喜欢一个女孩,可是那女孩后来死了,于是我哥就把他对那女孩的思念寄托在她生前最喜欢的玩偶上,我哥去哪儿都带着它,然后,你猜怎么着?有一天,那玩具熊突然就活了,我哥从那以后就和它做了最好的朋友。」

「你是说,那个玩偶就是阿瓜?」熊月倒吸了一口凉气。

「阿瓜不是人,是个冤魂,冤魂终究会让生者做替死鬼。我劝过我哥很多次,让他远离那东西,可我哥不听,现在终于还是死在了那东西手上。」

熊月心里咯噔一声,想起昨晚阿瓜对她说的话:

「从明天开始,你做熊,我做人,好吗?」

熊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鲍国,我需要你帮帮我。」

「帮你什么?」鲍国问。

「阿瓜现在缠上我了!」熊月咬牙说。

「什么?」鲍国吃了一惊,「我还以为我哥死了以后,这东西就不存在了……」

熊月叹了口气,就把最近几天发生的事都和鲍国说了。

鲍国听后脸色越来越难看。

「熊月,你有没有想过,我哥为什么要把阿瓜这个秘密告诉你?」

「为什么?」

熊月思考过这个问题,她一直以为是自己过于好奇才摊上这种事,可仔细想想又不对。

鲍国怪模怪样地笑了 :「因为我哥喜欢你,阿瓜因为你杀死了他。而现在,阿瓜应该是想要夺取你的身体了。」

「我该怎么办?阿瓜肯定会在今天就动手。」

「逃是没用的,只有让我找到那个阿瓜附身的玩具熊才有办法!」鲍国的表情变得严肃。

「好,我们现在就走!」熊月有些激动。

鲍国现在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13

鲍国跟着熊月回家。

上楼前,熊月在便利店买了一把防身的小刀,还买了一个打火机——既然她的敌人是一个玩具熊,那么,或许它会怕火。

熊月先上楼,鲍国跟在后面,过几分钟再进去。

熊月推开门,家里静悄悄的,屋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很多气球,熊月心里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缓慢走了进去。

走过玄关,熊月头皮瞬间就炸了!

满屋都是玩具熊!

沙发上、窗台上、地板上,各式各样,大小不一。

它们都是白衣黑裤,脸上缝着黑框眼镜,咧着嘴大大地笑着。

它们齐刷刷转头盯着熊月,无数道阴冷的目光聚焦而来,每一道都不怀好意!

它们都是阿瓜!!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突然关上了。

「鲍国!鲍国!」熊月扑到门前,用力地敲打着房门,但是毫无回应,门死死地嵌了进去。

一个又一个矮小的身影纷纷站了起来,朝着熊月包围过来。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进熊月的耳朵里:「你做熊,我做人。」

「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

玩具熊们咧着嘴笑了:「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姐姐?」

「你叫我姐姐?」熊月僵住了。

这一刻,她全明白了。

为什么鲍帅说,他要让「阿瓜」回到自己身边……

为什么鲍帅死后,「阿瓜」会来纠缠自己……

为什么「阿瓜」会附着在玩具熊上……

因为 ,附着在玩具熊上的冤魂,是熊欣!

她都想起来了!

熊欣死的那天,穿的正是白衣黑裤,她因为参加运动会剪了短发,又因为那段时间她有点近视,于是爸爸给她买了一副黑框眼镜。

「欣欣,真的是你?」熊月一边后退一边颤抖着说。

玩具熊们微笑着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收拢。

「姐,我好羡慕你啊,我要是没死也应该和你一样这么漂亮吧,不如咱们换换吧?」玩具熊们微笑着异口同声地说。

「不,不,你休想!」熊月尖声嘶吼,警告它们不要过来,但是毫无用处。

突然,熊月想起自己口袋里的打火机,毛绒玩具肯定是怕火的!

她掏出打火机,嚓地点亮了火光,用力挥舞着。

玩具熊们都向后退去。

「姐,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记得。」

熊月发疯似的加快挥舞着手中的火光。

「啊——!」

熊月感觉自己的脖子被狠狠勒住,身后还有一只!

头部开始充血,也顾不上会不会烧到自己,熊月拿起打火机,点燃了勒住自己的那只毛绒熊!

毛绒熊「嗷」地发出一声尖叫,诡异极了。

熊月用力一推,直接把它推进了熊堆里。

火势迅速蔓延开来,无数的毛绒玩具开始燃烧起来,玩具熊们抖搂着身上的火光,惨叫着。

「你逃不掉的!」

熊月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踢着房门。绝境之下,人的力量是无穷的,房门被熊月一脚踢开。

「月月,你怎么了?」

爸爸妈妈正笔直地站在门外,脸上挂着诡异而僵硬的笑容。

「那些玩具熊被鬼附身了,快跑!」熊月大声喊。

可是爸爸妈妈却无动于衷。

熊月这才看到妈妈怀里竟然也抱着一只毛绒熊。

爸爸妈妈笑嘻嘻地指着熊月,齐声说:「我们支持,月月做熊,欣欣做人。」

熊月愣住了,着火的玩具熊追了出来,她来不及多想,直接绕过两人,推开房门冲了出去。

刚冲到楼下,鲍国开着辆车刹到熊月面前:「上车!」

熊月赶紧上了车,一脚油门,车子载着两人逃离了这里。

14

两人停在一个普通的小宾馆门前,开了一间房。

「今天你就先住在这里,我们两个在一块会比较安全。」鲍国说。

屋里很凌乱,光线也很暗。

鲍国坐到床边,从包里取出一碗米、一根白蜡烛,还有一张泛黄的纸以及几枚硬币,他把这些东西按顺序整齐地摆在桌上,神色严肃。

「这是什么东西?」熊月不解地问。

「这是能够帮你驱散阿瓜的术法。」鲍国点燃蜡烛。

「你还会术法?」熊月很吃惊。

「当然。」鲍国看了一眼时间,「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完成驱散仪式。」

「好,要怎么做?」熊月配合地点头。

鲍国抬头,勾起嘴角饶有兴致地看着熊月:「现在和我说说你妹妹是怎么死的吧。」

「我和妹妹熊欣从小一起长大,初二那年我们去小泥村村北的池塘玩,她不小心出意外淹死了。」

「你和你妹妹关系怎么样?」鲍国眯起眼睛突然问。

熊月被鲍国盯得有点不舒服,就转头说:「我们关系挺好的。」

「关系好,为什么她现在要害你?」

「我哪里知道?」熊月的眼神有些躲闪,「也许是她嫉妒我还能继续活下去吧。」

「好吧。」鲍国点点头,在黄纸上画了一些奇怪的图案,随后将纸张烧掉,把纸灰撒入一碗清水中。

「把它喝下去。」鲍国将水端过来。

熊月觉得这水有点恶心,但现在除了听从鲍国的,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水有些苦,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熊月一口气就喝了下去。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鲍国笑着从身后缓缓拿出一个东西。

熊月一看,愣住了。

那是一只毛绒玩具熊。

它破旧,残缺不全,左手已经开线,从里向外露出一些蓝白相间的棉花,它白衣黑裤,脸上还用黑线缝了张嘴和一副黑框眼镜!

「这是……」熊月瞪大了眼睛。

「这是你在公司寝室看到的那只玩具熊,后来被你扔掉了,它可是你妹妹生前最喜欢的玩具,我就把它捡回来了。」鲍国深情地看着那只熊。

「为什么?」话没说完,熊月突然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力,她尝试着站起来,却根本做不到,「我为什么动不了了?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不要怕,只是镇静剂而已。」鲍国声音平静。

熊月突然明白了什么,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勉强抬起头问:「你喜欢熊欣?」

鲍国慢慢就笑了:「你嫉妒你妹妹?」

「我……」熊月奋力地想坐起来,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问你,熊欣出事那天,池塘边除了你,还有谁?她到底是怎么出的意外?」

「她喜欢玩水,那天我没有下水,就在岸上等她,后来我就睡着了,再醒过来她就不见了,我只看见她的衣服还在地上,我就意识到她出事了。」熊月解释道。

鲍国突然就笑了,笑得熊月浑身发麻:「你用这套谎言骗过了所有大人,但骗不了我!你还记得是谁第一次带你们去那池塘玩吗?」

熊月诧异地回忆了一下,她还真就有些不记得了。

「我提醒你一下,那是一个夏天,你们在村里的小卖部买雪糕,还送了一根给一个小男孩。」

熊月仔细回想了一番,突然恍然大悟,她死死盯着鲍国的脸:「那个男孩就是你!」

「你想起来了。」鲍国笑得更灿烂了,「那你来回答,你和熊欣关系根本就不好,她怎么会单独和你去游泳?」

熊月的脸色一瞬间有些阴沉,最终却平静下来:「当年你发现这个疑点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警察?」

「我说了,可那时我的话根本就没人信。」

熊月冷笑一声,点点头:「我承认,熊欣的死是和我有关,那天我们三个人约好一起去池塘玩,可你因为家里有事没来,后来熊欣就自己下水了,她不小心误入了深水区,可是我也不会游泳,周围又没人,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淹死。」

「你撒谎!那天我办完事就去了,我亲眼看见你把熊欣推进了深水区,是你害死了她!」鲍国冷笑起来。

「你看见了?」熊月吃了一惊,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没错,是我害死了她,我嫉妒她学习成绩比我好,我嫉妒爸爸妈妈偏爱她,我嫉妒所有男生都更喜欢她,我觉得有她在,她就会夺走我生命里的一切!」

鲍国将那个毛绒玩具递到熊月面前:「和熊欣道个歉吧。」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活在愧疚之中,如果时间倒流,我宁可替她去死,也不愿像今天这样永远地活在自责之中,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熊欣,对不起!」

鲍国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小刀。

「你要干什么?」熊月紧张地问。

「当然是帮你呀。你不是惭愧吗?我现在就要施法让熊欣的魂魄住进你的身体,这样她就可以复活了。」鲍国嘴角勾动。

熊月想挣扎,可是身体根本动弹不了:「鲍国,我求你了,只要你肯帮我,我也可以和你在一起啊,我可以比我妹妹更美更可爱!」

「熊月,你看清楚了,我是鲍帅!」

「鲍帅?!」

熊月彻底愣住了,她瞪大眼睛死死看着面前这个人,中长的刘海、深邃的目光、阴森的脸颊,他果然是鲍帅!

「鲍帅,你没死?」熊月傻了又当即反应过来,「鲍国是假的对不对,根本没有鲍国这个人对不对?!」

这时,鲍帅的手机响了,他微笑着接起来,里面竟然传来了小梨的声音。

「报酬到时候我会付给你,先这样吧。」

鲍帅简短地说了两句,就挂掉了电话。

「熊月,你没想到吧,你嫉妒你妹妹,你们公司却有人嫉妒你。我来到公司,吸引你的注意,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熊月彻底绝望了,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鲍帅笑了,他握着刀子,轻轻地划开熊月的手腕,鲜红的血液滴落出来,他小心地让血液渗进毛绒玩具干燥的棉花里……

阿瓜脸上的笑容仿佛变得更灿烂了。

【 后记】 鲍帅

其实鲍帅在初二那年认识熊欣,就喜欢上了她。

在小泥村的池塘,他看见熊月杀死了熊欣,可没人相信一个孩子说的话。

鲍帅就将熊欣生前最喜欢的毛绒玩具带在身边,他的思念和熊欣的怨恨结合在一起,滋生出了「阿瓜」。

鲍帅感受到阿瓜的存在,就制订了一个复仇计划,他用很长时间打听到熊月任职的公司,随后收买了公司的人事小梨成功入职。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很多年,熊月果然认不出鲍帅,鲍帅知道如何吸引熊月的注意,终于引得熊月和他走近。

于是安排了这一切,让阿瓜和熊月见面……

复仇,开始了。

– 完 –

【我不是盐神】第 3 节熊偶之祸-旺仔资源网
【我不是盐神】第 3 节熊偶之祸
此内容为免费阅读,请登录后查看
仔币0
免费阅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492赞助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